王国维跳湖自杀,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为什么投湖自杀

图片 2

1927年6月2日,近代中国着名学者王国维自沉颐和园昆明湖。正值学术生涯巅峰之际的王国维悄然自杀,引起举国震惊。王国维的死是中国文化界一段至今未了结的公案。后世对他的自杀有多种猜测,其中流行颇广的是“殉清”…

1927年6月2日上午,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在颐和园昆明湖投湖弃世。王国维此举令海内
外学术界极为震惊。因何自沉?几十年来依然是不解之谜。

王国维,清朝遗老,国学大儒。1925年,即民国十四年,清华大学筹备国学院,当时能够和王国维比肩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梁启超,一个是章太炎,而论国学功底,王国维排第一。清华大学聘任王国维和梁启超两个人当教授,章太炎因为和两人在学术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断然拒绝。

1927年6月2日,近代中国着名学者王国维自沉颐和园昆明湖。正值学术生涯巅峰之际的王国维悄然自杀,引起举国震惊。王国维的死是中国文化界一段至今未了结的公案。后世对他的自杀有多种猜测,其中流行颇广的是“殉清”说。王国维自杀真的是“殉清”吗?请看本文作者给出的否定解读。

王国维是我国近代着名的文学批评家和史学家,他的研宂领域涉猎词曲、古文字、古器
物、殷商制度及西北历史地理考据等等,造诣独到,成绩斐然。对于王国维自杀原因,亲属
始终讳莫如深,但从其所留遗书可以觅得蛛丝马迹,至少说明王国维之死非一时冲动,而是
“蓄谋已久”。

后来清华大学聘任陈寅恪和赵元任,王、梁、陈、赵四个人,并称清华国学院“四大导师”。

对于一代学人王国维,中国学子必然是不陌生的。而对于他自沉昆明湖的经过,今天的人们就未必明了了。

据当年的当事人回忆,6月2日早晨,王国维忽然找到吴宓,说有事将外出,需借用5元
钱。接钱后就出校门雇人力车急行而去。到了下午,家人找到吴宓处,说他没留片言出门至
今未回,吴便求人四处寻觅,后从车夫处得知一长者去了颐和园,众人便到颐和园,却不见
王国维。后来又从管理员处得知,有一长者曾在排云殿鱼藻轩徘徊多时。大家又到鱼藻轩去
找,只见一地烟蒂,却不见人影。忽见稍远一点地方水中似有人影,有人就下水探寻,果然
触到一人体,头没于湖底泥中,而后背衣衫还未完全浸透一正是已死去多时的王国维。

图片 1

1927年6月1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王国维,一清早就来到学校的工字厅。这天是国学院第二班36名学生毕业的日子,所以工字厅里早已布置妥当,毕业宴会即将在这里举行。毕业宴席共设有四桌,所有师生欢聚一堂,大厅里始终弥漫着一种喜庆的气氛,而王国维就座的那一席却寂然无声,人们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寡言,所以也没人特别在意。

“家人清理遗物时,发现了他死前一曰所写的遗书。遗书一开头有“五十之年,只欠一
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之句,看来早已下定必死决心。那么这里的“世变”及“再辱
”是何所指呢?

在这里着重介绍一下王国维,1877年出生于浙江海宁,祖上和追溯到宋朝抗金名将王禀,受封为安化郡王,王国维是血统纯正的第三十三世孙。家学源远流长,加之王国维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学贯中西。早年研究哲学、美学、诗词,精通英文、德文、日文等多国语言,在文学、哲学、史学、美学方面多有建树。著作等身,其中最为知名的是《人间词话》,大家不妨找来读一读,领略一下民国大师的风采。

散席时,王国维和平常一样与人一一作别,离开工字厅后随同是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的陈寅恪一同散步回家,并顺路到陈寅恪家中进行畅谈。这时,王国维的学生姚名达、朱广福、冯国端三人游园归来路过王国维家,一时兴起便到王家拜访。王国维在陈家接到家人的电话后,即刻从陈寅恪家返回,并与学生们长谈一个小时左右,直到晚饭时才送走了同学们。

王国维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忠君思想根深蒂固。1923年,他被罗振玉引荐,当了清宫
南书房行走,给废帝溥仪担任“文学侍从”,还被加恩赏给五品衔,允准他在紫禁城骑马。
出身寒微的王国维对清廷对他的知遇之恩感铭肺腑。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把废帝溥
仪赶出北京,王国维当时就想跳进神武门御河“以身殉国”。可见其思想深处早有“殉清”打算。1927年春,北伐军进逼北方,势如破竹,湖南豪绅叶德辉被国民革命军镇压,使得
王国维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1927年,在清华园执教两年之后,6月2日,王国维一如往常在学校办公,批阅文件,料理事务,和同事谈论国学院下学期招生的事情。随后离开清华园,还向一个同事借了五元钱,叫了一辆车闷声不响地去了颐和园的昆明湖畔。抽了一支烟,在湖边徘徊良久之后,纵身跳进湖中,一代国学大儒,就这样在湖底的淤泥中窒息而死,时年51岁。

晚上,学生谢国桢等上门拜访,交谈中涉及时局,王国维神色黯然地说:“闻冯玉祥将入京,张作霖欲率兵总退却,保山海关以东地,北京日内有大变。”送走了谢国桢等同学后,王国维应邀为他们题写了扇面,内容是唐末韩致尧的七言律诗,一为《即目》,也称《即日》,另一首的题目是《登南神光寺塔院》。题完这两首诗,王国维又为谢国桢一位名叫着青的年轻友人题了两首诗。

“义无再辱”显然跟王国维前清遗老观念有关。有人猜测说,王国维自杀是怕自己这个
前清遗老落人北伐军手中,蒙受耻辱;王视脑后辫子为生命,当时传言北伐军入城后将尽诛
留有发辫者,所以与其被辱,莫若自我了断。

王国维死前,写下了一句话: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正是这句话,让王国维的“沉湖自杀”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悲壮色彩,“经此世变,义无再辱”这八个字怎么解释?王国维为什么要自杀?至今还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王国维为谢国桢等人题写的扇面,一般都认为是抄引前清遗老陈宝琛的《前落花诗》。此说最早出自与王国维同时期在清华任教的国学大师吴宓之口,他认为是王国维借此来表明自己将死之志,但后来有人对照陈宝琛的原诗时才发现,这实在是一大误会,因为两者有着截然的不同,充其量也不过是王国维步陈诗之韵罢了。

王国维自沉年代,正值中国社会处于激烈动荡变革之际。王国维身历动荡岁月,虽潜心
学术,但早有“避乱移居之思”。分析王国维自杀心态,梁启超、曹云祥、罗振玉、吴宓等
认为他是以此“殉清”。支持此说者更提出:罗振玉在王国维死后代他向溥仪送上一份“遗
折”,令溥仪十分感动,发上谕谥忠悫。若非“殉清”何来此厚待?

根据学界推测,以及部分当事人的回忆,人们对“王国维为什么自杀”这一悬案主要形成了三种观点:

不过,从以上的四首诗来看,许多诗句似有不祥之语。题好这些扇面后,王国维还批改了学生的作业,然后才安然入睡。据王国维的夫人后来回忆说,当晚王国维熟睡如常,根本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而第二天早晨起床时,据那时已经15岁的王国维女儿王东明回忆,“六月二日晨起,先母照常为他梳理发辫,并进早餐,无丝毫异样。”

第一种观点,也是比较主流的观点就是“以死殉国”,为了覆灭的清王朝尽愚忠。

第二天,也就是6月2日的早上8时,王国维准时来到清华国学院上班,不仅一切如常,而且还与同事商谈了下一学期的招生事宜。处理完这些日常公务,王国维向研究院办公处的工作人员侯厚培借二块银元,因侯身边没有零钱就借给他五元钱一张的纸币。王国维从没有带钱的习惯,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大家对此并不以为怪,也就没有人询问他干什么去。于是,王国维很随便地走出校门,叫了一辆由清华大学组织编号为35的人力车,径直往颐和园而去。

王国维是清朝遗老,忠君爱国,以布衣身份充任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溥仪对他有知遇之恩。1924年,溥仪被冯玉祥驱逐出紫禁城,王国维拖着一根小辫子,颓丧萎顿依然服侍在溥仪的左右。清华要聘任王国维当国学院教授,王国维首先请示于溥仪,得到溥仪的恩准,才敢应聘。

上午10时左右,王国维到颐和园下车后让车夫在外等候,自己购票入内且直奔佛香阁排云殿下的昆明湖。漫步走过长廊,王国维在石舫前兀自独坐沉思,约半个小时后进入了鱼藻轩。这时,他点燃一支纸烟,慢慢地抽完后掐灭了烟头,便从鱼藻轩的石阶上猛然纵身跃入湖中,此时大约11时左右。而距鱼藻轩大约十几米处,正好有一个清道夫见有人跳水,便即刻奔来跳入水中救其上岸。

在清华执教两年,王国维每到春节都要跑到天津去觐见早就逊位的溥仪,感叹“有君无臣”。王国维骨子里,是一个非常守旧的人,抱残守缺,观念老旧,一肚子忠君之事的老派思想,而且身体力行。

虽然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的时间,王国维不仅没有呛水,就连背后的衣服也未浸湿,但是由于湖水较浅,而王国维死志坚决,且入水时用力将头首先栽下,所以口鼻中都被淤泥堵塞,以致窒息而死。

图片 2

王国维蹈湖自尽的消息,直到当晚7时才传到清华大学。经过紧急商讨,8时许由校长曹元祥、教务长梅贻琦亲自带队,20余名教职员和学生分乘两辆汽车赶赴颐和园。当时,由于北京的政治气氛较为紧张,负责颐和园戒严的守兵不许师生进入,经过反复交涉后才容许校长和教务长等少数几人入内。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把皇帝溥仪赶出紫禁城,王国维引以为奇耻大辱,要和罗振玉等一帮清朝遗老约定投金水河殉清,苦于家人阻拦没有成功。两年后,国民党北伐节节胜利,眼看着就要扫荡黄河,入主京师,湖南湖北一带的前清遗老被北伐军抓起来砍了头,王国维听说之后惊惧不已。甚至和当时的同事陈寅恪、吴宓等商量逃往国外,陈、吴等人踌躇,王国维就深夜枯坐,常常泪流不已。由此可见王国维对北伐军的侮辱,骨子里很畏惧。这就可以解释那句“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