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可汗忽必烈为何没能阻止蒙古帝国分裂成四块,忽必烈为何不能阻止蒙古帝国的分裂

图片 21

窝阔台-察合台系与术赤-拖雷系的对立“黄金家族”是指最纯洁的蒙古人。根据《史集》[1]
记载,蒙古人的始祖是阿阑-豁阿,她在丈夫去世后自称受神人感应怀孕生下了三个儿子。由于这样的传说,这三个神人生下的儿子的后裔…

问题:大可汗忽必烈为何没能阻止蒙古帝国分裂成四块?

问题:窝阔台的儿子为什么没有继承王位,而由拖雷的儿子继位?

窝阔台-察合台系与术赤-拖雷系的对立

回答:

回答:

“黄金家族”是指最纯洁的蒙古人。根据《史集》[1]
记载,蒙古人的始祖是阿阑-豁阿,她在丈夫去世后自称受神人感应怀孕生下了三个儿子。由于这样的传说,这三个神人生下的儿子的后裔被视为最纯洁的蒙古人,即“黄金家族”。

事实上恰恰是忽必烈不按常理的争夺大汗的举动,引发了蒙古帝国的最终分裂。

准确说的话,窝阔台的儿子贵由继承了汗位,这个题的本意或许应该是贵由之后,窝阔台的(其他的)儿子(或孙子)为什么没有继承汗位,而由拖雷的儿子继位?

根据《蒙古秘史》[2]
的记载,成吉思汗就是阿阑-豁阿三个神赐之子的后裔。因此《秘史》、《史集》都对成吉思汗的家世有大量的颂赞。但是自成吉思汗以后,由于他前无古人的伟大征服,“黄金家族”的名号实际上只能被他的后裔,尤其是他的正妻孛儿帖所生四子所承继。此后凡是在史书中被提及的“黄金家族”后裔,无一例外的都是成吉思汗的子孙。

众所周知,蒙古帝国由成吉思汗铁木真建立,铁木真时期的蒙古帝国,虽然疆域尚未达到顶峰,但是成吉思汗的权威空前绝后,成吉思汗有着无可替代的向心力和凝聚力。然而随着成吉思汗的年龄的变大,成吉思汗的黄金家族的矛盾也开始趋于明显。图片 1

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拖雷及其家族按照蒙古习惯法“幼子守灶”的习俗继承了成吉思汗最大份额的遗产。

根据蒙古“幼子守家产”的传统习俗,拖雷是所谓“守灶子”,也就是拥有在父亲在世的时候留守大帐、在其去世后继承属于其名下的全部人户、土地和财产的权利的合法继承人。成吉思汗拥有的是一个汗国,其作为财产的的复杂程度当然远远超过普通牧人遗产的牲畜群、庐帐等等,但同样是受到习惯法支配的“遗产”。

而按照习惯法,拖雷天然地与成吉思汗的“大营盘”(Urdu-yibuzurg,即大斡耳朵)和“大中军”(Qul)有着更为密不可分的联系。

图片 2

图片 3

这个遗产按照我们现代倒过去考察主要包括两部分,蒙古本土特别是包括了成吉思汗诸大斡耳朵和大多数千户所在的地区;另外大部分千户和拖雷(及其妻子子孙)存在一种身份法意义上的“领属”关系——这种身份意义上的人身依附关系比起蒙古汗国的行政管理系统中的上下级关系虽然强度或短时期不及,但更加长远和稳定并且更加私人化。

在成吉思汗去世(1227年8月)到窝阔台继位(1229年7月)的2年左右时间内,拖雷以幼子身份留驻成吉思汗的大斡耳朵,行使汉语称为“监国”的权力,换言之,这段时间他始终是蒙古帝国实际上的统治者。

图片 4

窝阔台继位的合法性的根本保证是父亲生前要求其兄弟当面立下的推戴其为大汗的“文书”(khatt),这固然有习惯法上的效力,也被汉族传统臣僚如耶律楚材等理解为“遗诏”,但在推举窝阔台时候据说还40天不能议决,可见从监国的拖雷到新大汗窝阔台的权力交接过程并不顺利,这个不顺利就来自于拖雷系暗中的反弹。

图片 5

这一冲突随着窝阔台继位以及拖雷暴死而暂停但没有终止,拖雷的遗孀唆鲁禾贴尼和他的儿子们仍然对上述遗产具有控制权或者至少对“中军千户”有着始终如一的影响力。这是造成了蒙古大汗之位最终回到了拖雷系的根本原因——拖雷系的合纵连横、窝阔台系的四分五裂也都是相关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窝阔台即大汗位时,全体宗王曾立下过这样的誓言:

直到那时,只要从窝阔台合罕诸子出来的,哪怕是一块臭肉,如果将它包上草,牛不会吃那草,如果将它涂上油脂,狗不会瞧一眼那油脂, style=”font-weight: bold;”>我们仍要接受他为汗,任何其他人都不得登上宝位。

图片 6

到拖雷系掌控政权之后,这一条在《蒙古秘史》中却吊诡地变成了:

窝阔台说:

如果今后我的子孙中出了尽管裹上草,牛也不吃,裹上油脂,狗也不吃的不肖子孙,出了麋鹿敢在他面前穿越,老鼠敢跟在后面走的无能子孙,那又怎么办?

成吉思汗的回答是:

窝阔台的子孙中如果出了即便裹上草,牛也不吃,即便裹上油脂,狗也不吃的不肖子孙, style=”font-weight: bold;”>难道朕的子孙中连一个好的也不会有吗?

一句对窝阔台系效忠的誓言“老母鸡变鸭”,反而成了为大汗之位从窝阔台系转入拖雷系背书的预言兼祖宗成法。

图片 7

后来元朝和伊儿汗国都是拖雷系子孙为君,进一步强化了大汗之位转入拖雷系的“合法性”。但是,窝阔台系的海都汗(窝阔台汗之孙、合失之子)后来一直和忽必烈争雄,也算窝阔台系拖雷系汗位争夺战的余韵流风

回答:

其实,如果窝阔台一开始就决定把汗位传给长子贵由的话,汗位就不可能转移给拖雷儿子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窝阔台一生有个最喜欢的人和一个最不喜欢的人。

图片 8

(窝阔台画像)

他最喜欢的人,是他的六皇后脱列哥那,他在位期间,几乎所有的政事都要和脱列哥那商量。在晚年的时候,他甚至干脆把政事完全交给脱列哥那,自己专心一意喝酒嬉乐。

他最不喜欢的人,就是他与脱列哥那生的长子贵由。他把王储之位给了他第三个儿子阔出(阔出的母亲在历史上没有记载),而不是长子贵由;在组织西征的时候,他把统帅之位给术赤的儿子拔都,副统帅之位给了老将军速不台,就是不给贵由;当阔出在南宋战场上战死后,他又说要把汗位给阔出的儿子、他的孙子失烈门(那时候失烈门还是个小孩子),就是不给贵由。

一般都是“母以子贵”,或者“子以母贵”。像窝阔台这种,最喜欢母亲,却最不喜欢儿子的,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窝阔台为什么不喜欢贵由?史料上并没有记载。根据史料进行分析,大约有三个原因:一是贵由长得比较瘦弱,不大像个强悍的蒙古男人。二是贵由有拘挛病。“拘挛”就是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关节经常不能自由活动。《灵枢·邪客》上有记载:“邪气恶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则伤筋络骨节机关,不得屈伸,故痀挛也。”三是贵由有些意气用事,不够大气。

窝阔台喜欢母亲,不喜欢儿子的糊涂政治表现,就造成他去世后,汗位继承出现了变故。

窝阔台是酗酒猝死的(也有一种说法是窝阔台被六皇后脱列哥那,以及脱列哥那的宠臣兼情人奥都剌合蛮谋害的)。窝阔台去世之前,并没有来得及把他说的,要立失烈门为王储的话,写成遗诏(有一种说法是,正因为窝阔台说了这句话,脱列哥那和奥都剌合蛮才把窝阔台谋害)。没有遗诏,因此,脱列哥那就找宰相耶律楚材商量,说失烈门太小了,是不是立贵由为大汗。

耶律楚材是汉人思维,老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对不能改,因此不同意。这时候奥都剌合蛮说,要不,就让太后(脱列哥那)监国,等失烈门长大了再说。耶律楚材还是不同意。奥都剌合蛮怒视耶律楚材,脱列哥那也拂袖而去。

图片 9

(脱列哥纳剧照)

耶律楚材回去后,便一病不起去世。这样,脱列哥那就名正言顺监国。

史料记载,脱列哥那在监国的五年时间里,政出多门,大肆挥霍国库,造成朝政混乱,财政严重赤字,国家分崩离析。

照理说,脱列哥那在窝阔台时期就一直在处理政事,而且处理得不错,让窝阔台很满意。她应该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为什么单独监国的时候,却搞得这么糟糕呢?原来,她监国的时候,干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大肆赏赐宗王贵族。因为蒙古的汗位继承是要选的,虽然老大汗确立了继承人,但还要经过选的程序。因此,脱列哥那其实就是在“贿选”,希望大家能在大会上选他的儿子。

财政毕竟是有限的,要把钱拿出来,大肆“贿选”,钱就不够。于是,脱列哥那就需要她的宠臣兼情人奥都剌合蛮帮她搜刮钱财。奥都剌合蛮是个色目商人,他让脱列哥那采用“包税制”,把全国的税收交给他,由他来承包。接着,又让脱列哥那给他许多空白的诏书,他自己填内容随便发放。这样一来,奥都剌合蛮就大肆搜刮,随便发诏书,搞得民怨沸腾。

脱列哥那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五年以后,她如愿以偿在大会上帮她儿子贵由夺得大汗之位。

贵由得到汗位后,因为拔都没有来参会,很不高兴,借口西征,领兵攻打拔都。但是半道上,自己先去世了(去世的原因,有的说是和他爹一样,酗酒过度猝死;也有的说是拔都派人下毒)。

贵由去世后,贵由的遗孀海迷失监国。海迷失为什么要监国?因为国内有人呼吁把汗位还给失烈门。海迷失不愿意,就效仿脱列哥纳。海迷失是一个更没有政事处理能力的人,她又信巫蛊,同时她的运气也不好,连年灾害。所以,整个国家的人都不满。拔都便在这时候宣布,他要主持开会选大汗,他的候选人是蒙哥,蒙哥是拖雷的长子。

成吉思汗早就和大家盟誓,汗位必须在窝阔台的后人中传递,蒙哥是拖雷的后人,拔都为什么敢以他为候选人呢?因为蒙哥虽然是拖雷的长子,但他又是窝阔台的养子。窝阔台的二皇后昂灰没有儿子,就把蒙哥过继过来当养子。因此,说蒙哥是窝阔台的儿子,也是说得过去的。

图片 10

(蒙哥泥塑)

再加上拔都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而贵由的儿子忽察、脑忽、和忽三人,受他们母亲乱政的影响,支持率又低,因此,在拔都的胁迫下,汗位就从窝阔台系,转移到拖雷系。

我们假设五种情况:第一,如果当初窝阔台一开始就立长子贵由为继承人;第二种,如果窝阔台立阔出为继承人后,不让脱列哥纳干政;第三种,如果阔出去世,窝阔台回头又立贵由为继承人,而不是立一个小孙子失烈门;第四种,如果脱列哥纳监国的时候不挥霍国库讨好蒙古宗王贵族,把国家搞乱;第五种,如果贵由去世后,海迷失不效仿脱列哥纳监国,而是把汗位还给失烈门。只要有任何一种情况成立,是不是汗位就不可能从窝阔台系,转移到拖雷系了呢?

回答:

1206年,大宋宋开禧二年。那是一个春天,贵族们在斡难河召开大忽里勒台,诸王和群臣一边喝着马奶酒,一边弹着马头琴,载歌载舞的为铁木真上尊号“成吉思汗”。

草原上升起了不落的太阳,蒙古战马的嘶鸣声即将响遍世界每一个角落,蒙古人也将走进一个从未曾想到的新时代。

短短几十年不到,蒙古军队已经灭国数十,势力膨胀到俄罗斯草原和黄河以北,一个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帝国即将形成。

图片 11然而,大蒙古国战无不胜的外表之下,也有阿喀琉斯之踵,这就是他的汗位继承制度:并没有采取长子继承制,而是沿用大忽里勒台选举制度。

一方面是因为草原民族有“幼子守灶”的传统。即其父在世时,长子成人结婚分出去居住,分得一部分财产和牲畜等,女儿出嫁也有相当数量的陪嫁。而其父亲死后,由正妻所生的最小的儿子继承财产,管理家务。史特拉的《史集》中记载:“蒙古自古的风俗,遣其诸长子居于外,分予财产、牲畜属众;其作则尽属幼子。”

一方面是因为成吉思汗不是太喜欢长子术赤。成吉思汗和妻子孛儿帖新婚不久,被敌人偷袭,孛儿帖被抢走之后强迫嫁给隔壁老王。虽然成吉思汗很快把隔壁老王撕碎,夺回妻子。

孛儿帖被抢回来的时候,已经肚子很大,因此术赤的出生日期却有点尴尬。尽管成吉思汗对外宣称孛儿帖被抢走之前就已经怀孕,可是在1181年的时候,蒙古大夫们没办法做亲子鉴定。

术赤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客人,可见老成的心中还是有点疙瘩。

老成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分别是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和拖雷。这么多儿子对外打架很猛,但是在继承家业时,老成却犯难了。当然,这也不怪他,今天,一套房子都能引起兄弟上法庭,何况老成打下的这么大基业。

成吉思汗考虑来考虑去,失眠了一千零一夜之后,终于下定决心把汗位传给三儿子窝阔台。

但他也没亏待其他三个儿子,长子术赤的封地,主要辖区是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山的地区。

成吉思汗在封术赤的时候,大手一挥,蒙古马蹄能到哪,你的封地就到哪。后来的金帐汗国就是术赤的封地。老二察合台,封地主要在天山南北。窝阔台呢,则领有额尔齐斯河上游和巴尔喀什湖以东地区。

至于拖雷,作为成吉思汗最喜欢的幼子,在成吉思汗死后,拖雷得到了成吉思汗的斡官帐。包括1227年蒙古军队总数12万9000人中的10万1千人都分给拖雷。这10万1千人里面的中军1千人是成吉思汗的御前千户。

此外,从斡难河(今蒙古鄂嫩河)、怯绿连河(今蒙古克鲁伦河)和图拉河上游到阿尔泰山的蒙古“根本之地”,都成为拖雷的属地。

图片 12

要武力有武力,要领地有领地,拖雷可以说是相当的流弊。

所以,成吉思汗死了之后,按照规定召开大忽里勒台,会上大家说要按照大汗遗愿推选窝阔台继承。然鹅,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窝阔台打仗不差,演戏也是老戏精,他在会上哭的稀里哗啦,“哎呀,拖雷比我流弊,要不,这个大汗之位还是给他做吧。”

拖雷一看也愣了,特么的这是父汗的遗愿啊,你不干谁来干?

推三阻四一番之后,窝阔台只好表示,既然你们都要我干,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干。但是,你们都得一起发誓,发誓汗位以后只能在窝阔台家族流传。

大家一看傻眼了,进圈套了,只好一起发誓:只要窝阔台家族还有一块肉,哪怕是一块臭肉,如果将它包上草,牛不会吃那草,如果将它涂上油脂,狗不会瞧一眼那油脂,我们仍要接受他为汗,任何其他人都不得登上宝位。

图片 13

so,窝阔台顺利登上汗位,吧啦吧啦,其他人只好磕头称臣。

窝阔台即汗位不久,就主持进攻彻底灭亡宿敌金国。得胜归来时,窝阔台大汗再次发挥戏精特色,假装病重不起,配合演戏的巫满手指一掐,哎呀,大事不好,得有亲兄弟代他去死。

机智的拖雷虽然表示早已看穿这一切,然而,他不死,难道大汗去死?

于是,拖雷喝完毒酒之后,窝阔台的身体顺理成章地好了。

不过,拖雷娶了一个好老婆:唆鲁禾帖尼,她在拖雷死后,韬光养晦忍辱负重,悄悄等待时局变化。

窝阔台这边,他比老成还能生,一共有七个儿子,长子贵由,次子阔端,三子阔出,四子哈剌察儿,五子合失,六子合丹,七子灭里。其中,前五个儿子是正妻脱列哥那所生。

But,窝阔台的长子贵由腿脚有毛病,他最喜欢的是三子阔出因此,当阔出于1236年死于进攻南宋的前线后,窝阔台又爱屋及乌想把汗位传给阔出的幼子失烈门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窝阔台自己因为酗酒过度突然死了。他死之后,脱列哥那皇后迅速推翻他的决定,让自己钟爱的长子贵由继承汗位。

自古以来,皇帝的寿命可以说是相当的重要,活得久可以把潜在的反对派都熬死,活的短,潜在的反对派就有可乘之机。

图片 14

不幸地是,贵由仅仅干了一年大汗就死了。在此前一年,手腕流弊的脱列哥那皇后也死了。

贵由死后,窝阔台家族陷入分裂,包括贵由两个儿子,长子忽察与次子脑忽在内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最有资格做大汗。

对于唆鲁禾帖尼来说,窝阔台家族的不团结正是拖雷家族天赐的机会。一直对窝阔台家族不满的术赤家族和拖雷家族结成联盟。术赤家族支持拖雷的长子蒙哥继位,蒙哥则同意金帐汗国变相独立于大蒙古国之外。

嗯,后面的事情你就懂了,忽里勒台大会不远的地方就驻扎有术赤家族的十万军队,来开大会的代表们,看看丰盈的赏赐,想想不远处的刀光剑影。

想也不想,蒙哥汗,就是你了。

图片 15

就这样,成吉思汗的汗位在窝阔台家族手中转了一圈后,彻底而且永远地被拖雷家族抓住了。

回答:

窝阔台的大儿子贵由也继承了汗位,只不过在位很短,蒙古人作为游牧民族,继承制度没有中原人规矩。一般推崇强者继位,加上特有的幼子守产的传统,成吉思汗留给拖雷家大部分领地和军队。所以拖雷家实力比较强,进入中原后,蒙古人也在学习汉文化,所以也接受了父死子继的中原传统,因此拖雷家族能守住汗位。元朝皇位继承一直在传统和汉文化中摇摆,导致政局不稳,也是元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的。铁木真把汗位传给了窝阔台,但是按照蒙古人的习俗,嫡出的幼子继承父亲的军队和财产,所以铁木真的嫡出幼子托雷才是真正的有实力,而且托雷具有法统继承权,而窝阔台虽然继任大汗,但是军力是不如托雷的。所以窝阔台儿子贵由即位之后,根基根本不能和托雷的儿子们抗衡,托雷的儿子个个都不是善茬,蒙哥汗,忽必烈汗,旭烈兀汗,还有在与忽必烈汗斗争中的幼子阿里不哥,个个都是厉害的人物

回答:

蒙古帝国可汗.
成吉思汗的第三个儿子是窝阔台,在成吉思汗出世后,窝阔台继承了王位,即位后开始管理整个蒙古。由于窝阔台嗜酒成性,又沉溺美色,没多久就因酗酒而死亡,他是蒙古继位时间最短的。窝阔台死后,是他的弟弟拖雷的儿子蒙哥继承了王位,成就了一方霸业。窝阔台的儿子为什么沒有继承王位呢?窝阔台的突然死亡也沒有立下遗嘱,忽必然蒙哥的继位是多个派别斗争,但蒙哥以他弟弟忽必烈手中掌握兵权,和自巳立下赫赫的战功,谁也动不了他,只怪失烈门年小与王位无缘份,所以窝阔台的儿子并沒有继承到王位。蒙哥本來是成吉思汗的第四个儿子拖雷的儿子,窝阔台继位后,将拖雷的儿子蒙哥收为养子,蒙哥天生喜欢打仗,跟在窝阔台台身边南征北战多年,立了不少战功。

在蒙哥继位后,厉精图治,治理国家。可是窝阔台的继承人蒙哥在攻打南宋的时候突然病逝,他也沒立下继承人,最后导致弟弟忽必‘烈和阿里长达五年的内战,蒙古帝国的分裂就从此开始。

回答:

图片 16

窝阔台生前欲立阔出的长子失烈门为继承人,但窝阔台死得太突然,失烈门年幼无法执政。第六皇妃乃马真是个有政治野心的人,借着窝阔台的余威,摄政长达五年之久。到了公元1246年,身心疲惫的乃马真终于召开了忽里台选汗大会,大会一致推选贵由任新大汗。

图片 17

贵由当上大汗、大权在握以后,野心勃勃要征服更多的地方。但是贵由雄心很大身子骨却不争气,公元1248年初春,当他率军西进时,突发疾病死亡。贵由中年病死,在位时间不到三年,掌权时间太短,在蒙古帝国历史上是个过渡性的大汗。贵由的死使蒙古帝国的大汗位又出现了真空,此时,拖雷的长子蒙哥,正当中年,也有军功,而且拖雷系占据着帝国最大的封地和最多的军队,对大汗之位早就有了野心。

图片 18

于是一场成吉思汗后裔间,争夺大汗位的斗争拉开了序幕。这场斗争很快就演变成帝国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殊死较量,斗争的一方是术赤和拖雷系联盟,另一方是窝阔台和察合台系联盟,最终蒙哥依托着强大的实力,战胜对手,当上了蒙古帝国的第四任大汗,而竞争对手却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报复。大汗位从此由窝阔台系传到拖雷系。

回答:

窝阔台的儿子贵由继承了他父亲的汗位 但是贵由的儿子没有 贵由死后
托雷系在术赤系的默许下夺回了本该由他们这一系继承的汗位并传承下去 蒙哥
忽必烈 阿里不哥 旭烈兀都是托雷的儿子 而在夺取汗位过程中
蒙古黄金家族走向分裂使蒙古帝国短寿

回答:

窝阔台死后是他的儿子贵由继承了汗位,贵由死后才是托雷的儿子蒙哥当上了蒙古大汗。

至于贵由死后为什么蒙哥能当上可汗,原因主要就两方面。

一、蒙古人有“幼子守灶”的传统,成吉思汗死后四子托雷继承了他大部分遗产,那么自然托雷的儿子们的势力也都很大。

二、赤术儿子拔都是蒙古诸王中势力最大的,而他一向与贵由不合,所以拔都不会支持贵由的儿子称汗。

所以在贵由死后,以拔都为首的赤术系诸王和以蒙哥为首的托雷系诸王,在拔都的地盘召开了库里台大会,共同推举了蒙哥称汗。其他蒙古诸王因为忌惮蒙哥和拔都的实力,所以只能服从。

但是也就是从蒙哥继任蒙古大汗后,蒙古帝国开始走向了分裂,到元太祖忽必烈时,蒙古帝国已经彻底分裂成五个独立的政权了。

回答:

图片 19

谢谢邀请;蒙古人有“幼子守灶“的习俗,拖雷是幼子,顺理成章的取得了大量的土地、人口、和财产,这就为拖雷在后来的宗族内部争斗权力中掌握了物质基础,由于有强大的物质基础支撑,拖雷在争权中就获得胜利,王位的继承权自然就落在自己儿子的身上。

成吉思汗构筑了“黄金家族”的荣耀,但“黄金家族”从一开始就产生了深深的裂痕,最终导致整个“黄金家族”的分裂,并导致蒙古帝国的分裂。

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铁骑

“黄金家族”的分裂必须从术赤的出生说起。根据《秘史》、《史集》的记载,术赤的母亲孛儿帖在与成吉思汗成婚后不久被其家族世仇蔑儿乞人虏走。成吉思汗联合其父的结义兄弟王罕和自己的结义兄弟札木合打败了蔑儿乞人夺回了孛儿帖。在回军途中孛儿帖生下了术赤。因此术赤是否为成吉思汗的血裔受到怀疑。但是两本史书中都没有明确指出孛儿帖被虏走与获救的时间,人们根据对文献的解读产生了孛儿帖被虏走9个月和超过12个月两个不同的假设。不过不论术赤是否为成吉思汗亲生,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他出身的怀疑导致了他与察合台的对立。

首先是长子术赤和次子察合台的矛盾。术赤和察合台虽为一母同胞,但是成吉思汗铁木真与妻子婚后不久,妻子就被塔塔尔人掳走,而最终铁木真将妻子抢回来不久,妻子就生下术赤,因此术赤的血缘一直被人怀疑,察合台更斥其“杂种”,坚决反对术赤为蒙古帝国接班人,于是二人彼此仇视,甚至大大出手。结果两人相争之下,倒是铁木真的第三子窝阔台成为蒙古帝国的继承人,铁木真对术赤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没有将汗位传给他,却将蒙古第一次西征时征服的整个东欧钦察草原全部封给了术赤,但又对术赤抱有戒心,成吉思汗西征结束东返蒙古途中,就听闻说术赤要造反,成吉思汗愤怒的要兴兵讨伐,结果大军未动,又传来术赤根本没有造反,却已经病死在钦察草原上,铁木真又为此十分伤心,而次子察合台,铁木真将蒙古西征是征服的花剌子模帝国的领土封给了他。

根据《秘史》记载,成吉思汗在1219年出征花剌子模前,其妃子也遂向成吉思汗进言,他应该够在远征前确定自己的继承人。成吉思汗同意了这一建议,并召集诸子及诸将讨论继承人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成吉思汗首先向术赤征求意见,但术赤尚未回答察合台即立刻非难他的出身。这是术赤与察合台矛盾的第一次爆发。此后二人的不和逐渐表面化。尤其在成吉思汗命二人共同出兵攻打玉龙杰赤时,由于二人的争端导致战事迁延日久,竟无法破城。最终成吉思汗不得不派窝阔台担任主帅,协调二人关系才取得胜利。

图片 20

术赤与察合台的矛盾是导致“黄金家族”分裂的导火索。细查《秘史》的记载我们可以发现,在整场争端中成吉思汗始终一言不发,而出面劝解的阔阔搠思也没有替术赤澄清的意思,而是在认可察合台非难术赤的基础上指责察合台揭露了其母孛儿帖的丑事。也就是说,当时人无论成吉思汗的亲族还是亲信都普遍接受术赤不是成吉思汗亲生儿子的看法,即使成吉思汗自己恐怕也存有这样的想法。《草原帝国》书中提到,在西征结束后,成吉思汗为了讨伐背叛的西夏人征召诸王军队,结果术赤称病不行。于是成吉思汗向来自花拉子模故地的畏兀儿商人询问术赤近况,商人答复看到术赤在召集部众打猎。成吉思汗勃然大怒,怀疑术赤有异图,打算讨伐他,幸而成吉思汗未及出兵术赤就病逝了。可见成吉思汗对于术赤也是心存疑虑的,术赤在“黄金家族”内部处于孤立的地位。

成吉思汗时期的蒙古帝国

相比而言,由于在立储问题上察合台支持了窝阔台,两者关系显得十分密切。据《史集》所载,窝阔台继位后一切大事都要征求察合台的意见,并且将自己的儿子贵由派给察合台担任怯薛。窝阔台去世后也是由察合台率领诸王向脱列哥那皇后表示恭顺,使乃马真后得以称制监国,直到贵由回国继位。由此可见两者关系的亲密无间。

其次是窝阔台系和托雷系的矛盾。窝阔台和托雷分别为铁木真的第三子和第四子。窝阔台虽然在术赤和察合台的争斗之下,成为帝国继承人,然而蒙古草原却有着将财产留给幼子的传统,而且成吉思汗也十分宠爱托雷,于是将蒙古帝国很多土地和军队直接留给托雷,其结果就是窝阔台虽然成为大汗,但是在蒙古帝国托雷一系也拥有十分大的权力,这也最终造成了后来蒙古帝国由窝阔台一系转入到拖雷一系。而且在窝阔台成为新一代蒙古大汗前,窝阔台一系就已经获得蒙古西征征服的原来的西辽人的土地。

而作为成吉思汗的幼子,拖雷与窝阔台的关系却显得十分尴尬。按照蒙古人幼子守灶的习俗,拖雷继承了成吉思汗斡难河源的主要领地,《史集》说成吉思汗曾有意让拖雷继承汗位,虽然最终放弃,但将十万一千人的蒙古大军交给拖雷继承,而据《史集》考证当时蒙古大军总兵力约为十二万九千人。这也就使得拖雷成为窝阔台汗位的有力竞争者与潜在的威胁。据《元史》记载,窝阔台继位前,拖雷似有犹豫,经耶律楚材力劝才促成拖雷召开忽里勒台大会,并正式确立了窝阔台的汗位。可见拖雷与窝阔台之间只是貌合神离而已。

蒙古帝国的大汗之位虽然在黄金家族中传承,但是也有蒙古人认可的法定程序的。那就是忽里台大会,也就说上一代大汗去世之后,新一代大汗经管仍旧是黄金家族的人担任,但是也得通过忽里台大会的这种形式进行确认,获得蒙古贵族的认可。但是忽必烈却恰恰的违背了这样的规则。

《元史》、《史集》、《秘史》都记载拖雷是在窝阔台病重时,喝下了为其分担病痛的符水而死的。这种死法相当可疑,因此出现窝阔台谋杀拖雷的说法。《史集》中还记载了两件事情,显示出窝阔台对拖雷一系的忌惮与猜忌。在评述拖雷遗孀唆儿忽黑塔尼-别吉的贞洁时,作者指出,窝阔台曾希望唆儿忽黑塔尼-别吉嫁给自己的儿子贵由,却被唆儿忽黑塔尼-别吉婉拒[4]
。如果此一记载属实,恐怕这就是窝阔台想要将兵权从拖雷一系手中收回的一次尝试。而在同页,作者又记述了另一个故事:窝阔台将属于拖雷遗产的一支两千人的部队划入了自己继承人阔端的麾下。如果说前者还是使用缓和的手段收回兵权,那么这一次就可以说是毫无遮拦的剥夺了。

蒙古帝国第一次西征后,成吉思汗病死,通过忽里台大会,窝阔台继位成为第二代蒙古大汗,窝阔台大汗在位期间,主导第二次蒙古西征,也被称为“长子西征”主要对东欧国家进行强力打击,窝阔台嗜酒如命,结果暴毙而亡,于是蒙古大汗的位置由窝阔台的儿子贵由继承,然而贵由继位仅仅一年就去世;这时候拖雷一系凭借庞大的势力,攫取了大汗之位,由托雷长子蒙哥继承汗位,蒙哥大汗期间,进行了第三次蒙古西征,西征的主要方向是中东阿拉伯帝国,由蒙哥的弟弟旭烈兀领兵征伐,而蒙哥大汗亲自征伐南宋。图片 21

窝阔台的逼迫无疑使得拖雷系与术赤系不断接近,两个家族具有了建立利益共同体的基础。

蒙哥时期的蒙古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