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石班瑜的配音,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

图片 2

好看书屋

1、“无厘头”的发源地是香港

大家一提起周星驰肯定就知道他的风格叫“无厘头”,“无厘头”本身就已经是一句粤语,而周星驰的电影也是在粤语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其风格也是在香港电影中诞生的。而早期的香港电影是离不开粤语的,很多其他优秀的香港电影引进内地没有在香港火爆的原因也是在这,因为有些经典的对话和场景换到普通话里面就会变得平平无奇。

周星驰在国内的成功,和石班瑜的配音是有不少的关系,但是他自身的表演功力也是一个很大的加分点。有些画面就算没有了对白,单从表演方面来看也是很有感染力的。

先说周星驰。

1962年出生的周星驰今年已经57岁了,以前英俊的脸现在已变成了满头银发的老头子。

其实,周星驰早在1994年推出电影《国产凌凌漆》时,就开始尝试自编自导自演了;2008年的《长江七号》突然由主演转变为配角,就令影迷吃惊不少;而从2013年的《西游降魔篇》起,他就索性不演了,全面退居幕后,只担任制片、编剧和导演。

这些年作为周星驰的影迷真是望眼欲穿,我们多希望他能再次出山,搭档吴孟达主演电影,却直到今年的《新喜剧之王》,仍然看不到他的身影。

很多人猜测为什么他不再演戏了,我觉得应该有三点原因:

一、是年纪大了,心态发生了改变。

每位好演员都有黄金时间,过了那段年轻英俊的青年期后,相貌和身材就慢慢改变了。有些人愿意接受新的角色定位,如肖恩·康纳利、史泰龙、刘德华、成龙等人,他们愿意饰演父亲、大叔甚至爷爷的角色,不论什么年纪还是选择活跃在银幕上。

而另一些人,像李连杰、周星驰等人,他们觉得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也就不愿意频繁演戏了。

二、可能受到健康因素的影响,身体不允许。

周星驰是个从小就有点自闭的人,还有人曾怀疑他长期受到抑郁症的困扰,而他的头发白得那么快,不知是否也和健康状况有关?如果他的身体不允许承受太多压力,那么退居二线也就不奇怪了。

三、已经厌倦了演戏。

周星驰出道这么多年,出演了大大小小各类角色,该拿的奖项也都拿了,也很难再突破。这些年他专注于做好幕后工作,相信他已经认为幕后才是他的舞台。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 1995

御用配音石班瑜

周星驰的御用电影配音是石班瑜,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星爷的作品都是他来进行配音的。所以,在一些观众心中,周星驰的声音就是这样的,这也逐渐成为了星爷电影的标志之一。

经过专业性的讨论,我们发现,配音可能并没有办法将演员的真实情感表现出来,但对于一些特殊的观众来说,普通话版的更受他们欢迎。比如,一些年龄较小的还看不懂字幕的观众或者是年龄大一些的人,所以普通话配音也是很重要的。同样,还有一些观众是非常习惯看普通话版的电影。

所以,不管是普通话版电影还是粤语原版的电影,星迷们可能并不会太在意,但作为一名普通观众来说除了星爷的电影愿意看普通话版的,其他电影还是更喜欢看原声的。

我个人认为粤语。因为周星驰最大部分的电影原声就是粤语,普通话只是后来配多一版。所以很多剧情或者台词只有粤语才能展示笑点出来

比如在唐伯虎点秋香中怼对联的时候

普通话版

队穿肠:你家坟头来种树

唐伯虎:汝家澡盆杂配鱼

队穿肠:鱼肥果熟入我肚

唐伯虎:你老娘来亲下厨

粤语版

队穿肠:冚家铲泥齐种树!

唐伯虎:汝家池塘多交鱼!

队穿肠:鱼肥果熟嫲捻饭!

唐伯虎:你老母兮亲下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能说只有懂粤语的人才知道不同之处

先说结论:粤语版好。

其实粤语跟普通话版本算是各有特色吧。很多人说是石班瑜成全了周星驰,其实在石班瑜配音之前,周星驰在香港和珠三角地区就已经很出名了,只是石班瑜把周星驰的影响力往普通话地区拓展开了而已。为什么我会觉得粤语版的好听?

图片 1

国语配音配的是“小李他妈飞刀”。

2、粤语的“独特性”

稍微关注过粤语的都知道,其实粤语有八个音节,而普通话才四个。而且粤语里面有很多的俚语和谐音,转成普通话之后就会变得不伦不类。而且在某些场景里面说的粤语和普通话感觉意思都不一样了。

除了周星驰之外,其实粤语文化里面还有另一个搞笑的传奇,叫黄子华的,不认识的可以去了解一下。他的“栋笃笑”在粤语区也是火的一塌糊涂的,但是为什么影响力和周星驰相差那么多?其实就是吃在粤语“独特”这个亏上。“栋笃笑”大量使用粤语的俚语和谐音,用普通话根本没办法翻译过来。

关注问答专家“娱乐八卦掌柜”,了解娱乐圈更多故事。

说起周星驰,石班瑜一直是个绕不开的存在,因为对于内地观众来说,他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以至于后来看到粤语版的星爷电影,会恍惚觉得,周星驰的原声太平淡了,没有石班瑜的热闹有意思。

于是,很多人都说,如果没有石班瑜这把声音,周星驰不可能红遍大江南北。

这话说得确实不假,星爷的电影我们看了一遍又一遍,四十多部电影来来回回看了上十遍,而因为地域的原因,大部分国人对于粤语非常陌生,对于普通话会更容易接受。所以这几十年来,我们观赏星爷的电影,基本都是星爷的表演加上石班瑜的声音让我们笑了一遍又一遍。如果缺了石班瑜这把声音,不了解粤语文化的观众估计很难理解电影里面的笑梗,也就很难被这么大幅度的传播了。

虽然石班瑜对于星爷的电影传播功不可没,但并不代表他的声音比星爷的出色。如果听得懂粤语或者喜欢听原声的朋友就会发现,石班瑜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是很热闹很夸张,但是缺了些感情的细节在里面,而听回星爷的原声,你会发现他听似平淡的声音里,其实是有很多感情细节在里面的。很多艺人包括杜琪峰王晶等名导以及刘嘉玲都说星爷是表演天才,这里面除了他的表演出彩之外,他的声音同样可圈可点。

如果没有石班瑜的配音,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这一点,是石班瑜比不了的。

当然了,时光不能倒流,我们不能够想象没有石班瑜的声音星爷的电影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们应该感激石班瑜,感谢他和星爷带给我们童年这么多的回忆和笑声,一直到现在出来工作,每次翻出来看都能笑出声。

感谢你们,周星驰,石班瑜。

这就要分别说说两个人了。

其实“小李老母”粤语谐音也是一句问候对方老母的粗口,攻击效果类似“小喇叭”。

图片 2

再说周星驰的御用国语配音石班瑜。

石班瑜原名石仁茂,是祖籍广西桂林的台湾人,1961年生,仅比周星驰大一岁。

他于1983年开始从事电视剧和电影的配音工作,因声线奇特,经常配太监、妖怪之类角色。自从1990年为周星驰的《赌侠》配音之后,其独特的声音和拿捏准确的幽默感,而成为周星驰的御用国语配音。

应该说如果没有石班瑜的国语配音,周星驰的电影很难在内地国语区广泛传播;而如果没有周星驰,石班瑜也不会受到关注。

石班瑜至今为周星驰配了27部电影,从《赌侠》开始到2008年的《长江七号》。

其实石班瑜也有为其他电影和电视剧配音,很多角色很难想象是他的声音。

比如1993年的《反斗马骝》中林国斌饰演的梁伟民;《新碧血剑》中史堡华饰演的乌哈克;《古惑仔3只手遮天》中张耀扬饰演的乌鸦……

《古惑仔4战无不胜》中陈小春饰演的山鸡;《古惑仔5龙争虎斗》中郑浩南饰演的司徒浩南;《精武英雄》中钱小豪饰演的霍廷恩等。

就连台湾热门麻将游戏《明星三缺一》中,那个以周星驰为形象的倪小龙,也是由石班瑜配音的。

这些年石班瑜也很少出来配音了,也有三个原因:

一、是周星驰的息影对他肯定有影响;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声线也发生了改变;三、是年纪大了,和周星驰一样退归二线,不想再那么辛苦了。

无论如何,周星驰和石班瑜都是曾经为我们带来欢乐的两个人,两者的搭配是缺一不可,相辅相成的;周星驰独特的风格缺少了他的配音,是否还能达到现在的高度,个人认为确实就很难说了。

(电影烂番茄编辑部:热血丹心)

记得大学时候,我看过一本恐怖小说,每次看的时候,我都听张惠妹的歌带,所以后来以至于一听张惠妹的歌曲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其实,不是张惠妹的歌曲恐怖,而根本原因是小说的内容让你感到恐怖后所以附带的和小说相关的东西,你也觉得恐怖。没有石斑鱼,还有木斑鱼,草斑鱼。而且石斑鱼不是只给周星驰一个人配过音,他配过好多人,致使当时有些片子我们还以为是星爷配的音。但是,为什么那些人都不红,赶超不了星爷,就是最核心的问题,演技,星爷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是其他人模仿不来,而且无厘头风格自成体系,贯穿始终。这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这不是一个动作,也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一个沉浸其中的灵魂。所以说只要星爷的片子进入大陆市场,只要是普通话配音,必然会被打上星爷的烙印,跟星爷的演技进行捆绑,所以说石斑鱼是幸运的,有几个配音演员能让大家记住呢,为其他演员配音的人难道不够优秀?可惜他们没有赶上对的人。

这问题,无论是纯粹的北方人,或者纯粹的广东人,回答都难免偏颇。

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是长在广东以外,后来在广东又待了十几年的人。经过这十几年,会听,又能讲一些广东话的。

最初是在大学看了周星驰的国语配音电影,惊为天人。陆陆续续都看过了,大部分都是石斑鱼配音,也有少数其他配音的,比石斑鱼的差太多,生硬突兀让人出戏。

石斑鱼声音与星爷动作天衣无缝,我最初真的以为这就是周星驰的真声音。

当时我广东同学和我说,周星驰的原声更棒。我不置可否,主要是没接触过,也没有渠道接触(2002年以前)。

后来,带着对星爷的喜爱,来到深圳。终于在地铁站卖盗版光盘的小店里,找到了星爷原声的电影。

刚开始看,还有不习惯。石斑鱼声音通透尖锐,星爷有些低沉慢条斯理。

但是,越看越多,越来越觉得还是原声最佳。尤其一些只能用粤语表达的口语词汇,是国语无法精准刻画的。

星爷的原声里,能听出星爷的深沉深情,而非一味的搞笑无厘头。这和星爷对自己的描述是相符合的。星爷说他不拍电影时是个无趣的人,听他的原声,真有一分深沉在里面。

这就是我,一个在北方生活了二十年,又在广东住了二十年的星爷观众的看法。

内地大部分人,看周星驰的的电影都是从国语开始的,包括我在内。

本人现在是国语、粤语双精通的能听能讲,应该比较有发言权。

说实话小时买片也是选国语版看居多。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当时年龄不大,做为内地人粤语当时并不精通,所以选国语版。第二是先入为主吧,开始跟朋友一起看,少数服从多数,一般都选国语。而且当时并不知有配音这回事,所以先入为主的觉得国语版是最好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粤语也渐渐能听能讲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深圳看了粤语版周星驰的电影,突然发现“原版”和国语版在语言的上细节差距很大。我不否认配音员因为专业声音肯定比周星驰原声更有辩识度,更加容易深入人心。但做为一个国语、粤语两个版本周星驰所有影视剧都看过的周星驰影迷来说,不得不承认看国语版很多粤语原版的精髓和“段子”是无法真正体会到的。

总结下:石班瑜的国语配音,对周星驰电影进军大陆,有功不可没的作用;但是周星驰的粤语版也别有一番风味。你可以说石班瑜的配音略胜一筹,毕竟人家是语言专业的;但你如果直接说是石班瑜成就了周星驰,那就有点过了。因为周星驰的粤语版在香港曾称霸票房好几年,人家可没看过国语版,这足以证明就算没有配音,周星驰依然是那个周星驰。可是如果没有周星驰,你知道石班瑜是谁。

内地大部分人,看周星驰的的电影都是从国语开始的,包括我在内。

本人现在是国语、粤语双精通的能听能讲,应该比较有发言权。

说实话小时买片也是选国语版看居多。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当时年龄不大,做为内地人粤语当时并不精通,所以选国语版。第二是先入为主吧,开始跟朋友一起看,少数服从多数,一般都选国语。而且当时并不知有配音这回事,所以先入为主的觉得国语版是最好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粤语也渐渐能听能讲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深圳看了粤语版周星驰的电影,突然发现“原版”和国语版在语言的上细节差距很大。我不否认配音员因为专业声音肯定比周星驰原声更有辩识度,更加容易深入人心。但做为一个国语、粤语两个版本周星驰所有影视剧都看过的周星驰影迷来说,不得不承认看国语版很多粤语原版的精髓和“段子”是无法真正体会到的。

总结下:石班瑜的国语配音,对周星驰电影进军大陆,有功不可没的作用;但是周星驰的粤语版也别有一番风味。你可以说石班瑜的配音略胜一筹,毕竟人家是语言专业的;但你如果直接说是石班瑜成就了周星驰,那就有点过了。因为周星驰的粤语版在香港曾称霸票房好几年,人家可没看过国语版,这足以证明就算没有配音,周星驰依然是那个周星驰。可是如果没有周星驰,你知道石班瑜是谁。

石班瑜是谁?和周星驰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都知道,周星驰是香港演员,其影视作品讲的都是粤语,而中国大陆除了两广,几乎都听不懂粤语,所以周星驰电影要在大陆放映话,就一定需要配音演员,而给周星驰配音的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石班瑜。

石班瑜,本名石仁茂,1961年在台湾出生,专业配音演员,1983开始从事配音工作,1990年在《赌侠》中第一次为周星驰配音,其声音正好与周星驰无厘头表现风格相匹配。此后成为星爷的御用配音演员。可以说在周星驰成功的路上,石班瑜是功不可没的,让更多的内地影迷认识周星驰,喜欢周星驰。

既然石班瑜这么重要,那么如果没有石班瑜的周星驰,还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吗?

我个人认为,没有石班瑜,换成任何一个配音演员,周星驰一样可以达到现在的高度。

电影是靠声音和影响来传播的,声音固然很重要,但电影的核心还是在演员的演技和故事故事情节,而周星驰精湛的演技和搞笑的故事情节完全可以打动观众,可以说石班瑜的配音只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烧,没有周星驰,没人会知道石班瑜,是星爷成就了石班瑜。

达不到,不是低估周星驰,也不是高估石班瑜,事实就在那里,不是假装看不见他就不存在。

他们两者是相辅相成,互相成就的,虽然石班瑜成就周星驰的比例会低很多,但是再少也是存在的,存在就是合理,合理就是可能。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就能决定一个演员的成败,更不用说配音是很重要的环节不是微不足道的小细节。

周星驰的“无厘头”文化在周星驰没有成名前是具有浓郁区域特色的地域文化。任何一种地域文化如果离开了大众化的普及工具,效果必然会打折扣。

而且周星驰现在的高度,后现代主义大师的级别,是从哪里开始的?是从《大话西游》开始的,而且不是电影一开始就发酵的,而是几年后在水木清华BBS上开始受到热议、受到热捧的,刚开始的《大话西游》票房在北京是惨败的,只有几十万。

而当时在水木清华BBS上,《大话西游》受到追捧的源头是那句台词——“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一万年!”

想象一下,这句话如果不是石班瑜配音的效果?有些人认为粤语才是精髓,那么你自己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句是粤语的话,还能在水木清华受到热捧吗?

这等于东北二人转到广东,粤语电视剧到东北,那么,还能大火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凭提到周星驰就绕不开石班瑜,就可以说明一切。不要用粤语来说事,粤语区人口占全国多少比例?有些人可能会说没有石班瑜,还会有鲨鱼,还会有鲸鱼,那么,反过来不也是一样的吗?没有周星驰,还会有刘星驰、还会有成星驰……

我们再来看,周星驰现在的高度是由他在哪个地区的影响力决定的?

是因为他的粤语电影在粤语地区决定的吗?很显然不是,离开普通话地区的广泛传播,周星驰的影响力必然会大打折扣,打了折扣就意味着高度必然会有所改变。

普通话区域的影迷占了周星驰影迷的大部分,这部分人是因为周星驰粤语电影更能传达无厘头文化才粉上周星驰的吗?不是!

石班瑜配音的笑声是普通话区域影迷绝对绕不开的话题,那时多少人模仿那独具特色的笑声?至今还有很多人提到周星驰首先就会想起石班瑜配的笑声。

所以,即使周星驰是独一无二的,没有石班瑜也会有很高的成就,但是至少在普通话区域,不会有现在这么高!

时光是不可能倒流的,任何的假设其实都没有意义,感谢石班瑜先生,感谢周星驰先生,带给我们那么多美好回忆,这就够了,不是吗?

肯定会差很多

台词是一个演员的基本功,说话的语调高低,语速快慢,还有腔调都对人物的塑造有直接的影响。

记得我看过星爷《鹿鼎记》的原声配音版,相比石斑瑜的配音,首先粤语的发音是一个障碍,粤语唱歌可以很好听,但是看粤语电影确实很头疼,因为它介于听懂和听不懂中间,在你不停的理解台词的时候,恰恰就失去了感受电影的机会,体验感瞬间降低很多。

抛开粤语不说,星爷的声音的喜剧色彩要明显低于石斑瑜,不仅仅是因为听习惯的原因,更多的还是配音里面的夸张荒诞,声调的特殊性导致的,配合星爷电影里常有的标志性的夸张表情,反而不会出戏,很出彩。

而且现在石斑瑜的配音已经成为星爷电影的一个重要标志,分辨率极高,也更是证明了声音上面的成功和不可或缺。

不管怎样,感谢两位联袂塑造的各种人物,带给我们无限的欢乐。

没有石斑鱼,周星驰会黯然失色…电影发展至今,在于声光画电。

周电影粤语版可能只有粤语片区的人看的开心,大多数的国人看字幕,听粤语,很难有石斑鱼表达出的那种独特的气质,独杜笑声这样项,粤语版就差的太多太多了,另外周的形体表达和卓别林法师~“”憨豆”罗温·艾金森差距还是很明显,所以语言,语调,语速,语词(普通话版和粤语有差异),对周电影的推动,传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后,说一下,大多数观众既然选择看国语版,而不是看粤语版,就很好的印证到底哪个好了。

很多经典的形象,除了自身的表演以外,配音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比如李世宏配音的孙悟空,蒋鸣慧配音的蜡笔小新,刘小芸配音的许仙等。

最经典的,莫过于石班瑜配音版的周星驰喜剧形象。

喜欢周星驰的影迷,经常会为粤语好还是国语好这个问题,吵得天翻地覆。

我们现在看到的好多周星驰的经典电影,原版的配音都是周星驰的原音,也就是粤语版的。可能港澳台,广东等地区的观众比较喜欢原版的,就如同看美国大片就要看原声的一样,配上国语就会听着别扭。

但是非粤语地区的观众听起来就接受不了了,毕竟影片中的形象都是中国人,操着一口听不懂的粤语,表达的效果也就大打折扣。

在90年代,如果没有石班瑜,喜欢周星驰的人肯定会少很多,至少在普及度上,不会有后来的那么高,传播速度也没有那么快,他使得一大批内地的观众喜欢上了周星驰的电影。

这个时候石班瑜的重要性就出来了,他最大的功劳就是,最大效果还原了周星驰电影的喜剧效果和感觉。

这并不是先入为主的偏见。小时候家里看周星驰的电影,大家听到的都是石班瑜的配音,在我们的脑海里,周星驰说话的声音就是如此。直到有一天看了一版原声版的,才直到周星驰的声音并没有这么“魔性”,顿时喜感全无。

但这并不能说明周星驰本人的声音就不如石班瑜,石班瑜的配音在喜剧效果上,是非常加分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周星驰的电影里不光只有笑料和无厘头,还会涉及到一些悲剧,人生感悟或者爱情等茫然惆怅甚至悲哀的情绪。

个人觉得,在涉及到申请,落寞,悲伤等情绪的时候,星爷本人低沉又带有沧桑的声线,比石班瑜那种偏尖利的声音要有优势。

周星驰被大众熟知接受,到大受欢迎,靠的就是他的喜剧表演,所以不可否认的是,石班瑜独特的嗓音,和他创造的独一无二的鬼畜般的笑声,让很多人,尤其是大陆观众,记住了周星驰,让人更有进一步挖掘的欲望和冲动。

就拿《唐伯虎点秋香》来说,华安在遇到四大淫侠的时候说的一句话:“小弟就是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枝梨花压海棠的小淫虫周伯通。”如果用原版粤语来讲,出来的效果就大打折扣,实在是让人get不到笑点。

石班瑜对于周星驰电影的国语版,太重要,甚至可以说功不可没。

不可否认周星驰是一位伟大的喜剧演员,但如果没有他,大家对星爷和他的电影的熟知速度,就会慢很多。

感谢大家的阅读。

另一个就是“朱茜”这个名字了,用粤语读这也是一句非常粗俗骂人的话。

3、影片的表达内容

石班瑜的配音是很出色,但毕竟只是一个配音演员。与周星驰相比,在角色理解和语气的表达上,石班瑜只能是尽量去模仿周星驰。一个原版,原汁原味的东西;另一个是模仿,就算模仿的再惟妙惟肖也只是个模仿秀。两者相比较,孰强孰弱就不难判断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如果能看的懂粤语的话,那就看粤语好了,听不懂粤语的,看普通话其实也不会太差的。毕竟星爷的电影那么经典,错过也是自己的遗憾。

其实我认为两者各有风格,喜剧电影的笑点主要是通过动作、剧情、台词来推动的,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风格则主要是通过动作与台词的相互配合,周星驰电影之所以广受大家的喜爱,是因为他违背常理的语言,不一样的语言表述方式。

和东北喜剧的屎尿屁相比,周星驰电影的语言风格却并不低俗,嬉笑怒骂间却又不刻意夸张,不会通过利用语言动作故意丑化角色性格来制造笑料,主要通过错读、谐音以及押韵等多种修辞手段以及对我们熟知的词语、成语还有俗语等进行改装,还有就是对词语的全新解释从而达到一种搞笑的气氛。

而周星驰的粤语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其电影在内地的流通,因为很多时候内地观众是无法很好get到粤语的笑料的,而石斑鱼说话的腔调、预期、台词的节奏都很好契合了周星驰喜剧的无厘头特色,从而搭配出不一样的幽默感,对于促进周星驰电影在内地的流行是有积极作用的。

可以说在九十年代香港电影在中国大陆迅速流行的时代里,石班瑜用他特有的配音艺术手法,跨越了港台与内地之间语言和文化的鸿沟,不仅为中国大陆观众清除了观影语言理解的障碍,也在国语配音过程中将港台电影中的很多经典角色让中国大陆观众所铭记,尤其在他为周星驰系列电影的配音过程中所创造的独特艺术手法,以画龙点睛之效让周星驰电影迅速在中国内地掀起了一股“追星”的热潮。

石班瑜在周星驰电影中的配音让他在配音工作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峰,而他所运用的独特配音艺术手法也为国语影视配音领域开场了“无厘头”的艺术先河。

所以没有必要分谁好谁坏,两广地区的人懂粤语可以多看粤语版的,因为粤语版没有经过第二道诠释,更能展现周星驰的喜剧特色,而不懂粤语笑点的也可以看石斑瑜配音版本,经过了石斑瑜的重新加工,在保留了周星驰喜剧的独特风格之余,再经过石斑瑜的重新加工,更多了一层味道。

谢谢邀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并不是普通话和粤语哪个好听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目标受众的接受程度。一个完全听不懂粤语的观众,他的答案肯定是普通话好听;但你问一个在粤语地区土生土长的观众,他肯定是说粤语的好听。

而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任何电影,原声的是最好听的。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地域文化比较浓郁的艺术作品,她里面所讲述的一定时间,一定地方的人们的社会生活,这种特定的社会生活本身就蕴含着一种特定的文化。电影中的语言(或者说是方言),更能够表现出地域的风情,更重要的是凸显人物的性格特征。

说回到周星驰的电影,里面很大部分的港式本土幽默表达,是很难用其他语言去完完全全地演绎出来。更多的可能只是一种翻译,将一方文化与另一方文化的嫁接。例如,将赵本山的电影配成粤语,我作为一个粤语地区的观众也是表示拒绝的。

问:如果没有石班瑜的配音,周星驰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吗?

haokanshuwu

问:周星驰的电影,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

后来为韦小宝护送公主出嫁,公主在路上说:“我很无聊啊,不如你扮乌龟吧?”

电影当然要看原声的!

周星驰的电影其实原版和普通话版的都不错,但是在有地域性的差异,有的人能听的懂,有的人听不懂也懒的看字幕,所以就是观看人群不同。

两广地区应该都喜欢看粤语,毕竟都是说粤语的,像北方地区肯定是看普通话的了,所以一直以来我们这边还是比较喜欢看石班瑜的,本人也习惯了普通话版的了。但是真的是原声的好,可惜听不懂,没字幕真受不了!

感谢邀请!我想说娱乐圈中没有哪一个明星的成功是完全靠自己努力实现的,他们身边总有一部分人在默默付出。周星驰也是一样,他的成功最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金牌搭档吴孟达,另一个是御用配音石班瑜。周星驰早期主演的作品中,不乏滑稽、搞笑的情节,其自身无厘头的演绎风格与石班瑜的配音完美结合,使得他所塑造的人物更加生动形象,尤其是石班瑜那独具特色的笑声配上周星驰精湛的演技,真的是天作合一,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周星驰的电影我肯定看普通话版,我相信绝大多数观众的选择和我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对港剧情有独钟的影迷,我就说一句!

看港剧不听粤语,和去重庆吃清汤火锅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受的~欢迎交流!

那更定是普通话的,因为越语只有香港,但香港七百多万人,就有一半人不是越语的人。普通话在涯广东和中国各省都普通话通用,所以普通话的销量和观众都比越语好,如果你放越语,中国的百姓一定会把你看作猴子一样的表演,如果用普通话,中国的百姓还能明白这场戏的表达。作为中国百姓都希望能看到自己明白戏里讲的是脉阿东西,或听的识的语言。如果听唔识,看来有什么意思呢,涯情愿唔看。

对于周星驰电影,究竟是国语配音版好看,还是粤语原声版好看,我的观点应该有一定的代表性,因为我虽然是广东人,但是我家乡是说客家话的,小时候我并不会说粤语,但我现在广州工作若干年后渐渐学会了粤语。小时候我看的周星驰电影应该是国语版和粤语版各参半,都觉得很好笑,但对于粤语仅限于会听不会说,所以发现不了粤语的精髓,总体还是喜欢国语版的多一点。客观地说,对于广东以北很多不懂粤语的人来说,自然国语版最好笑,因为看不懂粤语版;对于广东广西香港等粤语地区的人来说,自然认为是粤语版的好笑,因为这部分人大多说不好国语,因为母语情节,他们大都不屑于看国语版。但对于我作为一个中立者的来说,说中立是因为国语与粤语都不是我的母语,真要说粤语版和国语版哪个好,还真的不分伯仲。石班瑜的国语配音固然好笑,某个时候,比如《唐伯虎点秋香》和《大话西游》里的“。。。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的经典台词,国语配音版显得比粤语原声版的更有味道,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周星驰的原声粤语版更有味道。可能是在广州呆久了,渐渐掌握了粤语的精髓,现在我更喜欢看粤语版的周星驰电影,比如最近的《西游降魔篇》,虽然没有周星驰的角色,但因为他是导演,所以该电影处处都是周星驰的踪迹和神经质的思维,粤语和国语版的我都看过,对比之下明显还是粤语的更好笑,更有味道一点。所以我认为,对于周星驰电影,如果你不懂粤语,觉得国语版好那无可厚非,如果你懂粤语并掌握了粤语精髓,那么一定会觉得粤语更加有味道一点,毕竟粤语原声版才最能体现周星驰的想法。我的总结是粤语版才是周星驰对电影100%的诠释,很多笑点翻译成国语版后就没那么有味道了,大概打个95%吧!总来而说,国语配音版和粤语原声版各有各的优缺点,国语版的夸张搞笑让更多大陆人见识到周星驰的搞笑功力,而粤语版则更能表现周氏无厘头的精髓!

题主你好

关于周星驰的电影是普通话配音好听还是粤语配音好听?我想来说说自己的看法,我在广州工作,看过不少的粤语电影电视剧,我是四川人如今只是简简单单能够听懂一些粤语。

但是作为周星驰的电影来讲,我还是更喜欢看粤语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看的时候需要用眼睛不断地去追逐电影中的字幕,但还是觉得粤语的更加好听。

以来我感觉周星驰的电影都是配音的,他在表演的时候是用的粤语,后期配上国语后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再有就是经常港片都是用粤语的字幕,而配上国语发音之后有些幽默的位置就提现不出来了,比如说“顶你个肺”跟“扑街”等等啦,我也一下写不出来,但是在看的时候就体会到很大不同啦。

以上是我的回答,如果你喜欢我的回答欢迎点关注哟!

但传出内定是刘德华,结果两边粉丝对骂、开打,刘德华占下风,一度弄得很尴尬,

配音会影响电影的效果

台词是表演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这个问题是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从表演的角度来看,声台形表是不可分离的,一个角色在电影中的台词都是编剧导演经过反复推敲确定下来的,甚至有时候,少一个字都会改变整体的戏剧效果。

并且,演员在表演过程中是会融入一些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的,所以一些台词中也会包含着演员们的情感,如果换成是配音的话,即使配音演员再专业,他们所表达出的情感也与演员本人是有所不同的。这也正是一些观众在看外语片的时候为什么要不选择看过于配音的理由了。

电影是视听艺术

由于电影艺术失区别于其他艺术的,所以呈现形式也有所不同,它的综合性很强,不想绘画只注重于视觉冲突,也不像小说那样可以借助文字向读者叙述,电影需要借助视听语言来表现,所以演员们不光是要展现肢体语言,还要通过台词讲故事,比如主角的身份,事情发生的原由等。

结尾的时候,吴孟达扮演的相公状元得中归来,

周星驰的电影,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

喜欢周星驰电影的人可能都知道,他的片子大部分原音都是粤语,但是进入内地之后不得已加上国语配音,所以我们在荧幕上看到的星爷的电影都不是他原本声音,而是经过配音处理的。所以,对于周星驰的电影,小编想说粤语和普通话版本的各有千秋。

在这里,读遍官场言情小说

最后金庸出面颁奖才压制住,把奖颁给了张学友….

周星驰卖掉了音响凑钱去当卧底,张敏回来问他怎么不见了那套HiFi,

另外,兵器排行榜第一位是小李飞刀他妈妈,唐伯虎说“原来系小李老母飞刀”,

区别在哪里呢?这个梗就在于粤语地区一般把黑桃A称为“烟屎”,简称“烟”。

星爷的无厘头搞笑喜剧,成就了无数经典,也构建了一代人的回忆。因为星爷的电影分为粤语版和国语版,所以难免有些梗在国语里不被理解。今天就随小编看看周星驰电影中几大看不懂的梗,一起说道说道。▼▼▼《九品芝麻官》|
1…

官场野史

精彩小说:

公主说的“扮乌龟”与《聊斋志异》中的“鼠子动矣”有异曲同工之妙。

遭到封杀的湖北13路公交车灵异事件,你想知道吗?

这个翻译成普通话也就没有那层污污的意思了。

韦小宝递过一根香蕉说“自己一边玩去”然后公主生气的扔掉了香蕉。

(向华胜,向华强的弟弟,永盛电影公司的老板,黑社会帮派新义安创办人,其创始人是他的父亲向华前。)

这里就有两个梗,其中“小喇叭”并不是唐伯虎老妈的昵称,它在粤语中的谐音是问候对方老母的粗口。

《唐伯虎点秋香》| 1993

还有一个梗藏在华府的那一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