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被贬柳州,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

图片 6

图片 1

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宦情羁思共凄赛,春半如秋意转迷。山城过雨百花尽,格叶满庭莺乱啼。

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 作者: 柳宗元朝代: 唐体裁: 七言绝句
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 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
①榕:常绿乔木,有气根,树茎粗大,枝叶繁盛。产于广东、广西等省。
②宦思:客居他乡的思绪。 这首诗写于柳州刺史任上。
时当二月,又处南方温热地带,柳州早已是百花盛开,春色满园了。可是一场意外的暴风雨却洗劫了百花,送走了春色。这在过着谪居生活的诗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打击。本来他还可以寄情景物,排遣内心忧怨的,而现实竟是这样冷酷无情!哀凉的心绪触发了他的诗思。
“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诗篇起句便直抒胸臆。“宦情”与“羁思”,原本就有必然联系。长年游宦在外,远离故土与亲人,旅途漂泊的艰辛,离亲别故的悲怨,有谁能不动心动情呢?屡遭贬窜,此种心情理当加倍沉重.“共凄凄”三字,真实地表现了作者这时候的特殊心态。“宦情”之苦与“羁思”之深叠相撞击着诗人的心扉,他要寻求解脱,而又无可奈何,在这种心境的支配下,他只好走出书房,漫步庭院。而当他目睹了已经过去大半的春光以后,这种情绪反而愈趋沉重了。“春半如秋”,用语平淡而新鲜,写出一种常人不曾,也不会有的独特感受,的确是愁人眼中之景,心中之情相互感应的凝结品。“意转迷”三字,则就“春半如秋”作承转,极言意绪的迷乱烦恼。
三、四两句,偏重叙事描写。说“山城过雨”,人们似乎还难于体味这场雨的份量和内涵,故后面紧接着补写了“百花尽”三字。此雨非早春润物之雨,它横掠山城,下得大,来得猛,涤荡万物。此一句,遥扣题面,把第二句“春半如秋”四字亦落到实处,同时又引带出末尾一句。“榕叶满庭莺乱啼”。柳州多檀椿树,冠大身屈,四枝旁出,以其不材,故能久而无伤。但是经过这场暴风雨的洗劫,那些百年老榕也叶落满庭了。此等情景令诗人伤心,莺啼之声又格外增添了一重伤感情绪。那一个“乱”字,分明是诗人心烦意乱的精神状态的真实反映。
这首诗写景肃杀肃条。写情凝重深沉。二月春光正浓之际反呈现百花凋零、榕叶满庭的暮秋景象,反激起诗人一片宦情与羁思,其构思立意均不同常态,而其遣辞造语又极平淡。苏轼《东坡题跋》曾就柳宗元的诗与陶渊明的诗作出评论说:“所贵乎枯淡者,谓其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渊明、子厚之流是也。”内容丰富充实而字面却略显枯干淡泊的作品,其实正是诗人苦心锤炼的结果,是诗歌创作艺术的极高境界。这样的作品往往“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咀嚼久之,才能得其真味。

①宦情:当官为宦的情况,仕途的境遇。羁思:羁,本意为马笼头,引伸为拘束、停留。此处解为被束缚、被缠绕不休的思绪。

图片 2

图片 3

这首诗题为柳州榕叶落尽,不言而喻是诗人被贬谪在柳州时触景伤情。柳宗元远在异乡为逐客,其心情自然抑郁不平,随时都会心因“物色之动”而摇,辞因“情以物迁”而发。眼中的榕叶落尽之境,首先会触动心中的凄黯迷惘之情,所以此诗开宗明义第一句便道出了心中郁结的“宦情羁思”。

图片 4

柳宗元26岁进入仕途,47岁逝世,其间仅21年,却有14年在贬谪的地方苦度。“共凄凄”即谓迷惘凄苦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一个“共”字说明“凄凄”之感是双重的,是“宦情”的凄凄又加“羁思”的凄凄,因而倍加沉重。

图片 5

诗人被缠绕不绝的愁肠弄得迷离恍惚,以至于眼下究竟是什么季节也弄不清楚了,是秋耶,是春耶,是春半亦还是秋色?作为北方人的观念,落叶本来是秋之景色,而现在是早春二月,竟然是雨过花落、满庭榕叶,岂不令人迷哉惘哉!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