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日军惧怕八路军欲靠轰炸取胜,对中共抗战历史若干网络谣言的史实考证

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军民伤亡人数虽然应该作为中国抗日战争史研究的一个重要专题来考察,但我们同样应该明确:军民伤亡人数的多寡,只能作为中国抗战所付出的生命代价的一个参数,决不能被简单地视作评价当时中国社会不同阶层、群体、政治力量或不同区域对抗战作出贡献大小的指标。换句话说,不能简单地以伤亡人数之多寡来衡量抗战贡献之大小。就国民党军队及中共领导的抗日武装部队而言,也不能以官兵伤亡人数之多少来衡量抗战贡献之大小,更不能以某一方官兵伤亡数目较大,即否认另一方的抗战贡献,这是不合乎历史事实与认知逻辑的。

此外,北碚档案馆还披露了当年日本眼中八路军游击队是如何壮大的,以及对陕甘宁边区是如何建设的详细记录,甚至提到了这张图是侵华日军占领徐州后,1938年6月20日进犯山西吕梁岚县八路军根据地拍摄的一幅墙报。墙报为八路军所制,记载了1937年9月起至1938年5月底止,9个月来,八路军抗击日伪军所取得的胜利。击毙伤敌军数34007人,俘虏日伪军官兵1094人及缴获迫击炮、机关枪、步枪、手榴弹等武器数量清单。“这张地图重现了7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所取得的巨大胜利。”冯琰说。

日军进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遭挫败

日本侵华当局对日军在华伤亡的统计与公布,其数字也不可信。在日军各级部队作战详报及日方战后所修战史中,其对日军历次与中国军队作战伤亡的统计,也多有掩饰、缩小。从作战阵亡数字比上看,在日军的作战报告中,日、中两军阵亡比有时超过1:10,而其所记录统计的日军与中共军队作战阵亡比甚至夸张地达到1:100以上。即便如此,我们依然可以透过日方的相关统计数字,来驳斥“日军死于共军之手仅851人”这一说法。

此次北碚档案局还在全国首次披露了日军轰炸延安航拍图片,冯琰估计,这张图片是在4000米的高空拍摄,不过当时并没有轰炸到宝塔山。

“中共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开辟了广阔的敌后战场。”冯琰表示,据统计,八年抗战中,中共领导的敌后抗战力量与日军作战12.5万余次,歼灭日军52.7万余人,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堪称抗战的中流砥柱。

网络谣言绝不是从网络的虚拟世界中凭空产生的,它是制谣者和传谣者现实个体需要或政治意图的一种存在方式和展现方式。从前文提到的有关中共抗战历史的网络谣言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网络谣言既有一切谣言所具有的罔顾事实,胡编乱造、故作荒诞,吸引眼球、言之凿凿,似是而非等共同特征外,还都表现出其根源于过去的历史纠葛及其对现实体制的否定隐喻,这是毋庸讳言的。

“‘佐濑、铃木、松山’各部队在早上十一点半,对红色抗日根据点延安的长翔、共产党第八路军的兵营、陕西大学、共产大学以及第八路军的政治部、外交部,包括其他军事设施进行了空袭。数处的军需品仓库燃起红红大火,延安市街道大部分覆盖在黑烟中,利用山中的窑洞进行掩盖的防空阵地也被我军粉碎,下午也进行了连续大型轰炸。”

从日军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中共在临汾设立的抗日学生游击队学校、八路军抗击日军的累累战果;也可以看到日军对被敌后“地雷战”炸毁的汽车束手无策、对敌后战场四处可见的抗日宣传目瞪口呆。

另外,从2011年10月初开始,有一则题为《八尺协定——九一八以来中日外交史上最大的卖国条约》的网文在网际流传开来。其主要内容是说:“1931年春节刚过,当中华民国的四万万国民还沉浸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时,一场灾难性战争的大网已经在暗处开始编织。中央苏区的代表团以王若飞为团长,从上海秘密登船,经过一昼夜的航行到达日本关东军控制下的旅顺,入住关东军‘满铁株式会’的招待所大和旅馆。当月29日,中央苏区代表团与关东军的代表板垣征四郎在大和旅馆的小型会议厅——八尺阁,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史称‘八尺协定’,又称‘王板协定’。协定主要内容有:中央苏区支持日本夺取东北、华北,承认其为日本势力范围。中央苏区从共产国际援助经费中拿出2亿3千万金卢布,转交日本关东军参谋部,由关东军参谋部分配,用于军费,以及日本国内政治公关使用。中央苏区派审计小组进驻沈阳和东京,监督经费合理使用。关东军确保不晚于1931年10月开始对东北的进攻,并在未来的几年内积极夺取华北,配合中央苏区夺取中华民国的政权。日本势力范围止于长江一线,即占领华北、华中后,与中共政权划江而治。中央苏区承认公图岛为日本领土。”等等。

——日本朝日新闻社的报道,记录了1939年10月15日轰炸延安的情况

抗战期间,屡遭日军轰炸的并不只有重庆,还有陕北高原上的延安。同时,在华北地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重创日军,令日军哀叹“中共军交战意识昂扬”。6月30日,北碚区档案馆披露了一批珍贵的图文史料,再现了中共领导下的敌后抗战岁月。

还有一则关于中共抗战的谣言流传也很广泛。其大意是说,抗战期间中共抗日武装部队一共只击毙日军851人。这则谣言于2015年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前突然在网上流传,声称“日本公布了二战在华阵亡数据:死于国军之手318883人,死于共军之手851人,基本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数据吻合。共军百团大战毙敌302人,平型关大捷毙敌167人,38年晋察冀秋季反围攻毙敌39人,39年冀南春季反扫荡毙敌37人,39年冀中冬季反扫荡毙敌27人,40年春季反扫荡毙敌11人,115师陆房突围毙敌16人,共击毙日寇599人,加上小战斗,合计被共军杀死851人。”据说这则谣言最初是所谓的“钓鱼帖”,至2015年6月下旬,经过一些人的蓄意转发和添油加醋,迅速在网络上蔓延开来,一时间谣势汹汹,对人们有关中共抗战历史与贡献的认识形成了严重冲击,影响也很广。时至今日,仍有人把它改头换面重新发布。前一段时间,在微信朋友圈、群等个人社交媒体中,它又以《完全不敢相信》为题被人转发流传,只是文中数字的发布者变成了“日本靖国神社”。

日军妄想摧毁重庆时,也在轰炸延安;地雷战不是科幻片,日本人自己写的新闻也说很害怕……昨日,重庆北碚区档案局再次披露一批馆藏档案,除了当时侵华日军对在华北八路军的重视,对“地雷战”的恐惧外,还包括日军轰炸延安等3张国内之前从未披露过的图片。“这些资料,说明共产党绝对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北碚档案局局长冯琰说。

纵然日军攻势猛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力量却是越战越勇。在此次公开的1938年9至10月日军分兵25路进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宣传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日军在晋察冀边区腹地五台、阜平、涞源等地周围拉起封锁线,设置了集结堡垒,意图彻底打击抗日武装力量。

上面这则谣言中所谓的日本方面公布的日军在华死亡数字,其来源何在,笔者暂时尚无从觅证。但作为上面这则谣言核心内容的“死于共军之手851人”一语,其荒谬无稽则是完全可证的。

日本战史充分显示出日军在抗战相持阶段的华北战场对于八路军这个主要对手的尊重。此次北碚档案局披露的资料显示,1943年6月,日本华北派遣军总部公布:“从今年1月到5月与共产军交战次数为5524次之多,其兵力达567424人之众。”同样是华北派遣军司令部在当年的综合战果报道中指出:“敌大半为中共军。与蒋军相反,在本年交战1.5万次中,和中共的作战占七成五。在交战的200万敌军中,半数以上也都是中共军。在我方所收容的19.9万具敌遗体中,中共军也占半数。但与此相比较,在我所收容的7.5万俘虏中,中共军所占的比例则只占一成五。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中共军交战意识的昂扬……因此,华北皇军今后的任务是更加重要了。只有对于中共军的灭绝性作战,才是华北皇军今后的重要使命。”

而这一天还只是日军轰炸延安的一个缩影。据1946年3月10日《解放日报》统计,抗战期间,日机共轰炸延安17次,投弹1690枚,伤亡398人,毁坏房屋近两万间,毁坏粮食34.4万斤。

一、日机没有轰炸过延安吗?

桑岛节郎是侵华日军的一名下层官兵,1978年出版了他的战时回忆录《华北战纪》,记录了八路军使用手拉地雷的威力。“例如,有的日本老兵描写在山东被埋设的地雷一次炸死炸伤九名战友。靠地雷取得如此战果是因为八路的地雷并非踏发,而是拉发。八路实行这种地雷战时,会选出特别勇敢和矫健的战士一名,在距离地雷仅仅十几米远的地方控制拉火装置。他会监视日军的行进。只有当地雷可以造成最好的杀伤效果时,才会拉火……日军经常在遭到地雷袭击后,看到拉火的八路军战士从隐蔽的位置一跃而起,飞快地奔跑脱离。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山东是武术之乡这个话题来。”

“当时,日军调集了5万多人,且武器装备强大,但经过48天激战,却反被歼灭5000多人,围攻被粉碎。”冯琰说,晋察冀边区军民在中共中央领导下,依靠人民群众,发动令日军闻风丧胆的游击战、地雷战等。到1943年6月,日本华北派遣军已经开始在综合战果报道中哀叹:“本年交战1.5万次中,和中共的作战占七成五……但与此相比较,收容的7.5万名俘虏中,中共军只占一成五,说明了中共军交战意识的昂扬。”

关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发挥的历史作用的评价,一直以来是抗战史学界乃至社会各界比较关注的热门话题。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有关方面与专家学者也对“中流砥柱作用”的内涵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与阐释。而有异议者则认为用“中流砥柱”一词表述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对敌作战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并不恰当。于是,冷嘲者有之,调侃者有之,欲以谣言否定者亦有之。其实,我们认为,“中流砥柱作用”的表述,是对中国共产党抗战期间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发挥的历史作用的高度概括性的形象表达,这并无不妥,恰如其分地揭示了中国共产党对抗日战争正确方向的把握、坚持与指导。同时,“中流砥柱”一词在表达肯定判断时,并不具有排他性,即用它来形象表述中共抗战历史作用时,并不否定其他党派、团体与社会各界人士在抗战中发挥的历史作用。同样,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历史中发挥的巨大作用,也并不会抵消国民党等其他政党、团体在保家卫国民族圣战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指出:“在外敌入侵、民族存亡的危急关头,全国人民毅然奋起,同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展开了殊死斗争。国共两党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全体中华儿女不分党派、民族、阶级、地域,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互配合、协同作战,都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当然,如果有关专家学者们能够更主动地、更学术化地将“中流砥柱作用”从全民族抗战的角度来理解与阐释,而不是狭隘地从消灭若干数目的敌伪军、牵制若干比例的日本侵略军在华力量等角度来论证,则会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更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更能有力地挤压有关谣言的存在与传播的空间。

“这些都是当时日本媒体的真实记载,说明地雷战在当时的环境下,给日军造成了重大的心理阴影。而且,手拉地雷,更能说明八路军抗战的英勇。”

此次披露的史料中,一张由日军朝日新闻社随军记者1939年10月拍摄的日本佐濑航空部队轰炸延安图格外引人注意。图上清楚地显示,延安城区浓烟滚滚,数处火光冲天。

战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利用战时侵华日军作战报告等档案资料,编成了《华北治安战》和《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等一系列战史书籍。其中《华北治安战》一书,较为详细记载了日本华北方面军从1938年开始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等抗日武装在华北冀东、冀中、冀南、晋南、晋中、晋西北、鲁西等广大地区进行的长期作战,即所谓的“肃正作战”和“治安作战”。该书零星透露了日军与八路军等部作战伤亡情况。2015年8月,卢周来等人曾根据该书所载材料,对上述谣言进行了批驳。本文于兹亦引用数则:

“特别擅长的地雷战术也在这次的事变中,被应用的淋漓尽致。每当要撤退的时候,就必会在皇军前进的道路上埋上地雷……如果一不小心踩在上面的话,无论是人是马是车,都会在转瞬之间被炸得支离破碎。所以,我军工兵团每天都会分工应对这些敌军制造的麻烦。对进行这些危险万分的地雷挖掘工作也是战战兢兢的。”

史料中,与日本轰炸延安的图片形成呼应的,还有一篇日本朝日新闻社采写的1939年10月15日轰炸延安的报道:“‘佐濑、铃木、松山’各部队从早上起对红色抗日根据点延安进行了空袭。数处军需品仓库燃起大火,延安市街道大部分覆盖在黑烟中……下午也进行了连续大型轰炸。”

近些年来,较为着名的一则谣言是:侵华战争期间,日机未轰炸过延安,日军也未进攻过延安。这则谣言在网络空间传播了很多年。至今,还不时会有人通过不同的网络社交渠道转发,误信者极多。

日军飞机为何不轰炸延安?这是网络时代讨论抗日问题时,常见的一种质疑。但此次北碚档案馆收集的由日本朝日新闻社采写的报道,恰好记录了轰炸延安的情况。

日军为什么轰炸延安?北碚区档案馆馆长冯琰告诉记者,日本政府一直认为中国共产党在发动和组织群众抗日方面拥有巨大影响力。因此,其领导的敌后抗日中心延安就成了日军意图重创的目标。

那么,事实究竟又是怎样的呢?笔者关注侵华日军罪行史研究多年,曾就日军飞机轰炸陕西全境、延安地区及其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毁等情况做过专门的考察。仅就日机轰炸延安地区来说,据不完全统计:1938年11月20、21日,日机连续两天轰炸延安,投弹150多枚,炸死炸伤152人,毁房309间;12月12日、14日、15日,日机三次空袭延安,投弹上百枚。1939年3月10日,日机空袭延安,投弹70余枚,炸死6人;8月15日,日机空袭延安,投弹40余枚,炸伤5人,毁房17间;9月8日,日机空袭延安,投弹200余枚,致死伤58人,毁房150多间;10月15日,日机空袭延安,投弹225枚,炸死10人,伤37人,毁房300余间。1940年4月20日,日机空袭延安,投弹52枚,毁房10余间。1941年8月4日,日机来袭,投弹100多枚,炸伤6人,毁房5间,等等。

和中共军队作战是华北日军最重要使命

延安遭遇日军连续轰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