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鹄安知燕雀之志,鸿鹄啊鸿鹄


时间:2009-12-1 23:12:34 来源:北京青年报

鸿鹄啊鸿鹄
我在想人的生命是卑微还是高贵,韩版《白夜行》一开头是男主(名字是不是桐原亮司早已忘记)在女主和不爱的男人情愿地做爱的同时杀人的场面,而背景音乐就是天鹅湖。
在那样的场面,放的是天鹅湖,这样的安排着实有点意思。
先来说说天鹅湖的故事吧,大致是关于一个公主被恶魔变成了白天鹅,而让自己的女儿黑天鹅变成了和公主相似的面庞来欺骗王子,而王子对此并不知情,看到黑天鹅马上被其外表迷惑,而王子醒悟时却为时已晚,最后王子与白天鹅殉情投湖。
当然天鹅湖有喜剧版本,但我更喜欢悲剧版的,并且认为这个版本更切合柴可夫斯基的想法。
《白夜行》本来就是属于一个悲伤的故事,其末虽然没有天鹅湖那样悲伤,男女主角双双命亡。但是桐原亮司(原著)本身的沦亡其实一部分也宣告了唐泽雪穗灵魂最后一丝的沦亡。这不是单单指责她对于桐原的漠视,而其实对于雪穗何尝不期待回归无虑,只不过是内心的不安迫使其杳杳而不回头。
天鹅湖这首曲目被安在那样的开头,更是一种对于爱和分离的诗意表达。其实每每听到天鹅湖这首曲子我都能感觉到一种善与恶的纠缠与搏斗。
不由又想起电影《黑天鹅》中的妮娜对于自身内心的探索,美与丑恶往往其实共存。天鹅的骨血里似乎流着高贵的气息,但是殊不知其由幼年而逐渐成长的过程是极其悲伤与艰苦的。
人的生命或许是卑微的,但是恰恰因为此而人才会不断突破获得新生。人的生命或许是高贵的,也正因为如此而存在着阶级的恶。
桐原本身的存在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个悲剧,但是若如将他的善恶拆开来看,他也是便是一个血肉鲜活的生命体了。而他的存在不像是天鹅湖里的王子,更不像白天鹅,但是当他与雪穗放在一起时,那就像是一部天鹅湖了。

羽似波纹身墨色,曲颈红喙朝天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