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祖时代科尔沁部与满洲的涉及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

清代科尔沁部以“列朝外戚,荷国恩独厚,列内札萨克二十四部之首”。清太祖、太宗、世祖、圣祖先后有四后、十三妃出自科尔沁部。蒙古科尔沁部影响了清初五朝四帝的政治,其中以皇太极孝庄文皇后博尔济锦氏尤为突出。科尔沁部与满洲皇室这种特殊关系的建立可以追溯至清太祖努尔哈赤时期。努尔哈赤时期,科尔沁部与满洲友好关系的建立经历了由军事冲突向联姻与朝贡直至归顺与结盟的三个发展阶段。本文试就这三个发展阶段作一探讨,以供参考。

科尔沁部与满洲关系的第一阶段,属于军事冲突时期。双方仍处于敌对状态,多次开战。努尔哈赤在完成统一女真各部的过程中,与扈伦四部之一的叶赫部有矛盾。1593年,叶赫等部联合科尔沁部的翁阿代、莽古思、明安及其所属锡伯、卦尔察部共九个部落,出兵三万,其中蒙古兵一万。九部联合攻打努尔哈赤,史称九部联军伐满洲。联军立阵于浑河北岸,努尔哈赤率军于古勒山迎战,集中兵力专攻叶赫部,获胜。联军溃败,叶赫部贝勒布寨被杀,乌喇部布占泰被擒,“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马被陷,遂弃鞍,裸身乘骣马逃,仅身免。”[2]是役,努尔哈赤斩杀联军四千,俘获多人,得战马三千匹,盔甲千副。满洲自此“军威大震,远迩慑服”。古勒山战役后,努尔哈赤趁科尔沁败北之机,从所俘的科尔沁人中选出二十人,令其披锦衣,骑战马,回科尔沁部,宣扬努尔哈赤的威德。这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次年科尔沁部明安遣使与努尔哈赤通好,献战马百匹、骆驼十峰。其中,马六十匹、驼六峰给努尔哈赤,其余分送努尔哈赤部下。这是科尔沁部与满洲交往的最早记载。虽然古勒山之役后科尔沁部向满洲遣使通好,但双方仍存在矛盾与冲突。科尔沁部并不服输,继续对抗努尔哈赤的扩张。1597年,努尔哈赤以被得罪为名,派穆哈连攻打科尔沁部,抢夺战马四十四匹。科尔沁部奋起抵抗,并得到叶赫部的援助,穆哈连兵败被擒。1608年3月,努尔哈赤命其长子褚英率兵攻打乌喇部的宜罕阿麟城。“时乌喇贝勒布占泰与蒙古科尔沁贝勒翁阿代合兵”,[3]科尔沁军遥望满洲兵强成壮,自知力不能敌,便自动撤兵。在这一时期,努尔哈赤主要忙于进行统一女真各部的事业,对于包括科尔沁部在内的蒙古诸部采取守势。在努尔哈赤看来蒙古各部前来通好,无非是“冀望恩泽于我”,他所作的也不过“厚赏遣之”而已,似乎并未给予以特别的重视。而科尔沁部虽然在古勒山之役遭到惨败之后,遣使与努尔哈赤通好,但科尔沁部毕竟是漠南蒙古中一个强大的部落,并不认输。为了抵抗满洲的扩张,保护本部落的利益,科尔沁部多次与满洲发生军事冲突。

1612年之后,科尔沁部与满洲关系发展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联姻与朝贡。这个时期,双方关系有了实质性突破,由相互敌视转而相互亲善友好。努尔哈赤对蒙古诸部尤其是科尔沁部态度的改变,满蒙联姻这一政策的产生,都不是偶然孤立的行动,而是从当时满洲总的斗争利益出发的。从努尔哈赤当时的处境看,1612年至1616年(明万历四十年至后金天命元年),努尔哈赤领导的对女真族各部的统一战争已经进入尾声,后金政权的诞生指日可待。“招徕各路,……环境诸国”的成功,使满洲的力量空前壮大。但是就满洲当时的力量而言,非但不能与明公开抗衡,就是比之蒙古总体,尚处于明显劣势。以努尔哈赤为首的满洲统治者集团认识到“草昧之初,以一城一旅敌中原,必先树羽翼于同部,故得朝鲜人十,不若得蒙古人一;得蒙古人十,不若得满洲部落人一”,[4]感到蒙古诸部对自己有重大实际意义,从而采取了联姻通好的亲善政策。恩格斯说:“对于骑士或男爵,以及对于王公本身,结婚是一种政治的行为,是一种借新的联姻来扩大自己势力的机会;起决定作用的是家世的利益,而决不是个人的意愿”。[5]因此,与蒙古部落通婚已不再是君主个人的生活私事,而是满洲统治者对自己所面临的严峻局势作出的政治性决策。另外,努尔哈赤与蒙古通好,但察哈尔部的林丹汗自称“四十万众蒙古国主”,称努尔哈赤为“水滨三万众满洲国主”,并不把努尔哈赤放在眼里。同时,努尔哈示也认识到“蒙古各部如云朵,集云则雨,其分散则如云晴雨住;蒙古集聚则成兵患,吾等待彼之分散各个击破之”。[6]因此,为了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努尔哈赤对蒙古诸部采取分化瓦解的政策,尤其对与察哈尔部有隙的科尔沁部更是大展手脚,利用满洲与科尔沁部接壤、风俗文化接近和二者祖先有过交往的历史等各种条件,多次表示“满洲蒙古,语言虽异,而衣食起居,无不相同,兄弟之国也”。[7]施展其招抚、和亲的手段,拉拢科尔沁部台吉。有鉴于此,在1612年前后,努尔哈赤对蒙古诸部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主动向蒙古科尔沁部聘女为妃。1612年4月,努尔哈赤闻科尔沁贝勒的女儿博尔济锦氏“颇有丰姿,遣使欲娶之。明安贝勒遂绝先许之婿,送其女来”。明安贝勒是蒙古封建王公中第一个与满洲联姻者,对后世影响深远。其后,1615年正月,努尔哈赤又娶科尔沁部孔果尔贝勒女博尔济锦氏为妻。不仅努尔哈赤娶科尔沁两贝勒的女儿为妻,他的儿子也相继纳科尔沁部王公的女儿做妻子。1614年4月,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娶科尔沁部莽古思贝勒女为妻。尔后,第十二子阿济格娶科尔沁部孔果尔女为妻。1624年5月,第十四子多尔衮娶科尔沁部桑阿尔寨台吉之女为妻。1625年2月,第八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贝勒斋桑之女博尔济锦氏为妻。不但通婚非常频繁,而且婚礼仪式也很隆重。每有婚嫁,娶亲的满洲贵族一方必“以礼亲迎,大宴成婚”,仪式与满洲同族间所行完全相同。同时,努尔哈赤也以满洲贵族之女“下嫁”科尔沁部各王公。这时期见诸记载的科尔沁部额驸有明安之子多尔济、奥巴台吉。满洲与科尔沁部的相互通婚,加强了双方的联系,扩大了后金的影响。在联姻活动加强的同时,科尔沁部台吉不断前来建州进行朝贡活动,以深化双方的友好关系。1615年9月,科尔沁贝勒明安第四子桑噶尔斋台吉至建州,送马三十匹,叩头谒见。努尔哈赤赐给甲十副,并厚赏缎、布。同年10月,明安贝勒长子伊格都齐台吉又至建州,送马四十匹,叩头谒见。努尔哈赤赐给甲十五副,并厚赏缎、布。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天命元年)12月,明安贝勒次子哈坦马图鲁台吉带马匹到建州叩谒;1617年10月,明安贝勒第五子巴特玛台吉带僚友五十人,送马五十匹,到建州叩谒。他们都受到努尔哈赤的赏赐。1617年正月,科尔沁部明安贝勒亲自率众到建州朝贡,庆祝努尔哈赤建立金国。明安等人受到努尔哈赤及其妃子、诸贝勒大臣的隆重欢迎。努尔哈赤出兴京城百里之外,到富尔简山岗,与明安行马上抱见礼,设野宴洗尘。明安向努尔哈赤进献大批礼物:驼十峰,牛百头,马百匹和干肉十三车,干酪、油两车,另有三峰骆驼驮载的毛毡。努尔哈赤“每日小宴,越一日大宴”,[8]留住一月。临走时,赏给明安四十户,甲四十副,以及大量的绸缎、布匹等。并且亲自送出京城三十里,骑兵列队,夹道欢送,在外住宿而还。努尔哈赤对明安的迎送礼节,在清初是罕见的,其目的是使科尔沁台吉进一步归服他,并以此吸引其它蒙古部落。在这一阶段,满洲与科尔沁部的友好关系得到巨大的展,但是这种关系发展的过程中仍有摩擦与矛盾。如天命年间,科尔沁部台吉明安之子桑噶尔寨曾联合内喀尔喀攻伐努尔哈赤;明安的三个儿子抢夺了满洲的三百牧群和七十六只貂,以及鹰网、鸟。对于科尔沁的敌对行动,努尔哈赤中止了向科尔沁部出售弓箭,惟恐其军事实力的增长。这说明满洲与科尔沁部之间仍存在着不信任感。但此阶段,友好发展是主流,摩擦与矛盾只是小插曲。双方的关系继续朝着归顺与结盟的方向发展。

随着联姻活动的加强和科尔沁部朝贡次数的增多,满洲与科尔沁部关系发展进入了第三阶段:归顺与结盟时期。当时林丹汗在明朝财力的支持下,对漠南蒙古采取“从者收之,拒者被杀”的政策,这引起了各部的强烈不满和反抗。同时随着努尔哈赤势力的不断增长,特别是1619年又获萨尔浒大捷,大败明朝杨镐四路大军,满洲的威名远播。漠南蒙古各部对后金的向心力逐渐加强。隶属于察哈尔部的科尔沁不堪忍受林丹汗的横征暴敛,率众归顺努尔哈赤,希望借满洲的势力来对抗察哈尔部。努尔哈赤对脱离察哈尔部来投奔的科尔沁部台吉也特别重视。1622年2月,科尔沁部明安、兀尔宰吐、锁诺木等:“凡十七贝勒及喀尔喀各部落台吉,各率所属军民三千余户”归附后金。[9]努尔哈赤在广宁城设宴招待,对来降之台吉厚赐狐裘蟒衣、金银器皿以及田庐、僮仆、牛马牲畜。另外,“别立兀鲁特蒙古一旗”安置他们。这奠定了尔后蒙古八旗的基础。并特授明安三等总兵官以统兀鲁特旗。兀鲁特旗的设立,说明归降的蒙古人数日益增多,同时也表明努尔哈赤对来降者加强了控制,使其“守忠信,奉法度”,“勿萌盗窃、暴乱之心”。努尔哈赤还精心笼络科尔沁王公。1622年4月,努尔哈赤告诫他的四大贝勒,要与已结成亲家的科尔沁部台吉们和睦相处。如果出现问题定受处罚。同时告诫自己的女儿、族女不得“陵侮其夫”。1623年6月,努尔哈赤对已结亲的蒙古诸台吉说:“傥公主不令额驸适意安居,……朕惟以额驸为是,庇额驸。公主纵死亦无所庇焉”。[10]事实证明,这些额驸生活在后金国内,与满洲统治阶级融合最快,不仅他们的下属变成了后金国的编户齐民,他们自己也演变为满洲统治集团的一部份,在清前期的军事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努尔哈赤为了进一步发展和巩固与乎尔沁部的联盟,在联姻的同时,还通过结盟的形式巩固这种联盟。1624年2月,努尔哈赤派巴克什、库尔缠、希福前往科尔沁部,与其首领奥巴等缔结盟约。双方刑白马乌牛,焚香誓盟:“满洲、科尔沁二国,愤察哈尔侮慢,是用缔结盟好,昭告天地。今后满洲若惑于察哈尔诈谋,受其馈赠,不预闻科尔沁,先与之合,天地降之罪殃及其身,如此血,如此骨,如此土,俾坠厥命。若科尔沁惑于察哈尔诈谋馈赠,不预闻满洲,先与之合,降罚亦如之。果践盟,则天地佑之永其年,俾子孙及于万年长保此太平安东”。[11]双方结盟,各有目的。奥巴是为了摆脱察哈尔部林丹汗对他的统治,借用努尔哈赤的力量;努尔哈赤是为了解除伐明的后顾之忧,利用科尔沁对付察哈尔部。后金与科尔沁部的联姻和盟誓,使林丹汗大为震怒。他为了阻止后金的扩张及杀一儆百,故纠合喀尔喀五部之翁吉喇特部向科尔沁征伐。实际上,后金同科尔沁部的盟誓,就整个漠南蒙古而言,只是局部的,绝大多数蒙古部落对后金持敌对或观望态度。同时,努尔哈赤对已同自己结盟的科尔沁部并不放心,时刻想武力征服之。如后金于1625年迁都沈阳,努尔哈赤强调其战略位置时说:“沈阳形胜之地”,“北征蒙古,二三日可至”,[12]这说明地处满洲以北的科尔沁部就在“北征蒙古”之范围内。所以林丹汗兴兵科尔沁部实属下策,这种驱鱼入渊的作法,更加速了科尔沁部向满洲靠近。1625年11月,林丹汗“乘河水未结,草未枯”,率蒙古精兵进击科尔沁部,奥巴台吉向努尔哈赤告急,要求他履行盟约。努尔哈赤一面告诉奥巴坚守城郭,一面派皇太极和莽古尔泰率精骑五千驰援。林丹麦汗围攻奥巴所居之格勒朱尔根城数日不下,闻皇太极来援,遂“仓皇夜遁,遗驼马无算。科尔沁围解”。[13]林丹汗对满洲的不战而退,对许多动摇和游离于努尔哈赤和林丹汗之间的蒙古诸部影响极大。林丹汗的怯懦,不但使蒙古诸部对他已不抱任何幻想,而且更加坚定了科尔沁部与满洲结盟的信心。科尔沁部奥巴台吉为报答努尔哈赤解围之恩,于1626年5月亲自到沈阳跪见努尔哈赤,并献貂裘、驼马。努尔哈赤以礼待之,并将舒尔哈齐第四子图伦的女儿嫁给奥巴做妻子。6月,奥巴与努尔哈赤在浑河岸边,刑白马乌牛,祭告天地,行三跪九叩首礼,宣誓言,结盟好。双方表示,联合一致以御察哈尔和明朝。由于奥巴战察哈尔有功,努尔哈赤封其为土谢图汗,并赐盔甲、雕鞍等。就这样,奥巴成了科尔沁部第一代土谢图汗。努尔哈赤通过联姻,辅以厚赏、赐予政治特权、结盟等其它手段,密切了满蒙关系,笼络了科尔沁部王公贵族,促使了科尔沁部的归顺,“自是为不侵不叛之臣”,从后金的异己力量变成后金攻取察哈尔部和明朝的得力工具。这对于巩固和增强后金政权的根基,发展后金势力,以及后来入关统一全国的军事征战,科尔沁部都起了重要作用。总的看来,努尔哈赤时期科尔沁部与满洲友好关系获得空前发展,这与努尔哈赤实行的正确政策是分不开的。努尔哈赤制定的与科尔沁部有关各项政策被其继任者们发扬光大。

“南不封王,北不断亲”成了有清一代奉行的一项基本国策。科尔沁部与满洲皇室之间大规模地持续地互相通婚,加上其它手段的补充,使科尔沁部王公不仅在政治、经济利益上,而且从血统上、心理上,与满洲统治者结成了牢固的联盟关系。从而巩因了努尔哈赤的统治地位,使努尔哈赤能免于后顾之忧,专心对付林丹汗和明朝。同时,有清一代蒙古不再联成一体,举族叛清。在处理民族关系方面,这是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历史上从未取得的重大成就。努尔哈赤的继任者们对其开创的丰功伟业也赞叹不已。康熙帝说:“本朝不设边防,恃蒙古部落为屏藩耳”。[14]乾隆帝在巡幸科尔沁部时,对满蒙联姻也大加赞扬,并作诗留念。努尔哈赤时期科尔沁部与满洲双方关系的密切,客观上促进了不同民族间的交往、融合,为满蒙两族世代友好奠定了基础,也有利于中华民族的繁荣昌劢。努尔哈赤对科尔沁部的政策在有清一代满蒙关系发展史上是占有重要地位的。

(文章来源:《西北史地》1996第4期)

申忠一:《书启》。

[2] 同上。

[3]同上。

[4] 魏源:《圣武记》卷三。

[5] 同上。

[6]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二。

[7] 同上。[8] 《清太祖实录》卷四。

[9] 《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九。

[10] 《满文老档·太祖》卷五。

[11]魏源《圣武记》卷三。

[12]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四

[13] 《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十

[14]俞正燮:《癸己存稿》卷六

<